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博客
清史故事丨雍正为何命令所有大臣写诗骂人 骂得不认真还要受罚?
发布时间:2019-09-14
 

《清史故事》171

受近年来清宫剧的影响,说起雍正皇帝,大家脑海中大概都会浮现出一个霸道总裁的形象。这种形象虽然有些脸谱化,但在真实历史中,雍正确实发表过不少霸道总裁言论,比如我们都非常熟悉的,雍正对田文镜奏折的批复:

“朕就是这样汉子!就是这样秉性!就是这样皇帝!尔等大臣若不负朕,朕再不负尔等也。勉之!”

由于霸道总裁的属性加持,雍正的有权任性,在清朝的皇帝当中是独一档。其为人处世,都带有十分强烈的个人风格,常常出人意表。其中有一项性格特征,就是雍正对杀人诛心的偏执追求,甚至到了不可理喻的地步。


所谓杀人诛心,就是雍正在打击政治敌人时,在肉体上的惩罚往往非常宽大,但精神上的处刑却异常严苛。举个例子,比如雍正在对待曾经争夺皇位的政治对手八弟胤禩和九弟胤禟时,并没有直接找理由将他们处决,而是加上一堆罪名,改名为阿其那和塞思黑,让他们在幽禁中受尽羞辱而死。

如果说不杀胤禩和胤禟,还是因为顾忌努尔哈赤善待宗亲的祖训,那么对曾静案的宽大处置,则更加不合常理。

曾静是雍正年间一乡村先生,因受吕留良著述的影响,开始在民间传播反清思想,后来因鼓动大将军岳钟琪起兵反清而被擒获。对这样的“重犯”,按照清朝律法,即便不株连亲族,自身也难逃一死,但是雍正却不顾群臣意见,硬把曾静性命保了下来。

雍正把曾静保下来干做么呢?是让他在余生的时间里,每年到全国各地巡回演讲,反悔自己的错误,歌颂雍正的功绩。我们仿佛都能听到雍正那霸道总裁的内心戏:朕不要你死,但朕要全天下人都知道,这件事,是你错了!


除了前面这些外,还有一件非常有趣的故事,即同样发生在雍正年间的“名教罪人”案,故事的主角是翰林院侍讲钱名世。

钱名世干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怎么就成名教罪人了呢?其实他本来也没什么大过,只是一直以来跟年羹尧关系比较好,偶尔会写几首诗送给年羹尧。雍正二年(1724年),年羹尧平定青海,钱名世就专门为他写了八首诗,歌颂年羹尧的功绩。

钱名世写诗赞美年羹尧,顶多算是趋炎附势,够不上犯法,况且雍正自己当年宠幸年羹尧时,更加肉麻的话都说过。可是一旦翻脸,雍正对年羹尧立刻从春天般的温暖变成了寒冬般的冷酷,而钱名世也受到了牵连。


按理来说,像钱名世这种情况,如果皇帝宽大一点,不处理也行。如果一定要处理,那也是轻则革职重则流放,可是雍正却大费周章,除了将其革职外,还专门搞了个诗歌大赛,给钱名世送行。诗歌大赛的主题,就是一起来骂钱名世。

雍正手下这帮大臣,都是进士翰林出身。读书人骂起人来,能把人给骂出花来。其中有一句诗骂道:“名世竟同名世罪,亮工不减亮工奸。”借戴名世和周亮工(钱名世字亮工)两位“奸臣”的故事,玩了个同名梗,雍正看了非常赞赏,将其列为第一。而有些官员不想掺和去写这种政治诗,敷衍了事,竟还受到雍正的责罚。

除了诗歌比赛之外,雍正还做了一个牌匾,在其上亲书“名教罪人”四个字,让革职回乡的钱名世挂在家中,每逢初一十五,当地知府和知县必须亲自到其家中检查,确保牌匾一直挂在厅堂,让钱名世终身受辱。

比起那些一言不合的就胡乱杀人的皇帝,雍正的做法当然是开明得多。然而雍正的这种“讲道理”,实际上是建立在绝对的权威基础上的,并没有给予对方平等的申辩机会。所以尽管雍正在处理一些敌人时比较人道主义,但本质上而言仍是强权压迫,并没有像他自己所声称的那样以理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