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博客
【苏桥故事】黄犬救主
发布时间:2019-10-08
 

文/冯秉顼

 

大清河畔的千里堤旁,在乱草丛生中有个凸起的荒丘,这是一座风吹不移,雨打不平的坟墓。这里埋葬着什么人呢?不是什么人,是一个叫人缅怀、敬佩的黄犬。说起这只黄犬来,人们自然会联想起一个“黄犬救主”的故事。

很早很早以前,大清河畔有个叫崔家坊的村庄。庄里住着一个常年以打鱼为生的年轻人,姓崔名通,平时因为喜欢穿一身白色衣服,人送绰号“崔白袍”。崔通个子不大,但精气神十足。儿时曾到北京白云观拜一老道长为师,学了一身好武艺,力大无穷。他惯使的一杆混铁勾链枪,足有一百多斤重。

有一年冬天,崔通照常起的很早,拿了工具要到大清河撺冰捞鱼,刚走出家门不远,看见路旁躺着一只黄色的小狗。他放下工具,蹲下身,摸摸小黄狗,冰凉僵硬。可他认为还有救,于是把小黄狗抱起来揣在怀里。提着工具返回了家。

回家后,崔通把小黄狗轻轻地放在了热炕头上。原来小黄狗没有死,只是冻僵了,不大一会儿,身子开始变软,醒过来了。崔通高兴极了,像照顾自己的孩子一样,细心的给小黄狗喂水喂饭,在他精心护理下。小黄狗不几天就病好如初。人们常说,狗通人性,这话一点不假。这天崔通在炕上给小黄狗喂完了饭,起身准备收拾渔具,去河里打鱼。小黄狗见崔通要走,对崔通叫了一声,眼睛里露出不舍的神情。崔通怜爱的把小黄狗抱起来,然后放在地下。崔通走出了屋子,小黄狗也跟着出屋了,走到院子里,只见它摇着尾巴跑到崔通面前,前腿一跪,朝崔通“扑通”跪了下来,惊得崔通大笑不止。

一晃多少年过去,小黄狗也变成了大黄犬。崔通依然还是打鱼捉虾,只是身边多了大黄犬的形影不离,相依为命。

崔通性格刚烈疾恶如仇,遇事好打抱不平。清朝道光年间,崔家坊西南方向有个大庙叫“背来寺”。庙内常住着两个和尚,一文一武,文称继德,武叫智广。继德潜心修行,道德高深。而智广为一淫僧,人称“花和尚”。他奸污妇女,残害百姓,无恶不作。民国时期在拆除大庙时人们曾在庙宇的地下发现了一个大洞穴,一头通向庙里,一头通往田间,长约一华里。只见洞内残骸遍地,尸骨成堆,都是些年龄不大的女子。人们都说和当年的“花和尚”智广有关。

崔通常听村里老人们念叨,每次庙会都有妙龄少女失踪,心中暗暗下定决心,为民除害,以绝后患。

这天,一农夫在大庙附近的地里除草,累了拿出烟袋锅儿坐在庙前的大石阶之上想休息一会儿,忽听庙宇之内传来女人的啼哭之声,农夫正想起身离开这是非之地,结果被恶僧发现。农夫急逃,恶僧手持月牙铁铲在后穷追不舍,当二人跑到崔家坊“皇恩亭”旁时,正巧赶上崔通在河中打鱼。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崔通拿起混铁勾链枪一跃上岸,与智广大战了二十几个回合,恶僧体力渐渐不支,败下阵落荒而逃,从此便不知了去向。

单说第二年秋天。崔通离开家乡,手推木轮车。带着大黄犬到易县西北山一带卖锅煲鱼。晓行夜宿,风尘仆仆,那一天才擦黑,他和大黄犬住进了一个山野小店。一路劳累。早早吃了晚饭斜身躺在炕上,囫囵睡了。

深夜,崔通睡得正香,呼噜打的震天响。只听“吱——”地一声,屋门开了,接着闪进一个人影儿,手里提着朴刀,哈着腰向崔通挪动,瞅准了崔通的头,举刀就砍。这时,只听“呼……呼……”的一连串声响,那个举刀人猛地趔趄了一下,险些摔个大跟斗,原来是大黄犬蹿了上来。这提刀人哪里想得到,吓得他“妈呀”一声,拼命就逃。原来这个店是个黑店,崔通冒了一身冷汗,不敢再呆下去,急忙收拾行李,和大黄犬逃了出来。

三年后,恶僧智广外出拜师学艺归来,武艺大增,为了复仇,专门到大清河畔找崔通挑衅,二话不说,上前就打。几十个回合过后。崔通身体渐渐不支,眼看就有生命之危。大黄犬一看事情不好,呼地一跃,闪电般蹿了上去,死死咬住了智广的后腿,恶僧鲜血直流,疼的恶僧大叫一声,随回手一铲I拍在大黄狗身上。崔通缓回手来,说时迟,那时快,趁恶僧不备,顺势一枪刺中他的腹部,一下子把他挑入河中,结果了恶僧的性命,为当地百姓除了一害。

崔通回头看看大黄狗,已是奄奄一息了,崔通跪在地上,把大黄狗抱在怀里痛哭流涕。很久很久才站起来,抱着死去的大黄犬,缓步回家。走到村口,看到乡亲们,激动的说;“今天,如果不是大黄犬,我可能早死在恶僧手下了。”乡亲们鉴于大黄犬的忠心,隆重的安葬了它。于是,大黄犬“报恩救主”的故事,在大清河两岸传扬开来,直到如今。。。。。。

作者简介:冯秉顼,学者、作家,1952年6月出生于河北省文安县。出版专著27部,300多篇小说、散文、报告文学、诗歌等发表于全国各级报刊。

如果喜欢我的作品,请赞赏鼓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