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博客
不玩手游的无聊大学生。
发布时间:2019-06-11
 

没有必要提高嗓门,既用不着说服谁,又没有引人注目的必要

来,吃果酱:


文/ 丁三三


一。

前几天一个老朋友打电话来跟我唠嗑。

 

问到一个问题,说,你平时都在干嘛?

 

这个问题的前面他本来在问我玩不玩什么手游。我说不玩。

 

那你平时都在干嘛?

 

被问到这个问题时我突然一愣。也突然答不上来,我平时到底在干些什么。

就像那时候全民在用QQ尬聊时喜欢互相问的一句 “你在干嘛”一样让人无措。

 

第一反应,是要通过这个“我在干嘛”的回复,把我想呈现给对方的印象呈现出来。

当时我的脑子飞速运转,丰富的生活图景一闪而过:

看纸质书,用好看的墨水写字,写推文,弹吉他练新歌,甚至画画。好像每天都把这几件事干一遍,就是我理想中的生活。

 

这很文青。

 

但我根本不想给对方呈现这样的印象,一想到就会起鸡皮疙瘩。

我想象中的生活确实很文青,但是尝试过之后会发现,自己其实是厌倦这样过于文艺的生活的,所以从未真正意义上实现过这样的生活,哪怕持续两天,都做不到。

 

在我真实的生活里,唯一每天都会干的事,可能只有唱歌。而大部分人每天也会干这件事。

 

所以不玩手游的人不是因为生活兴趣有多高端,也有可能只是因为他太无趣了。比如我。

 

那场对话结束后,我就在想,当我问一个人同样的问题时,对方什么样的回答会让我觉得羡慕,到底什么样的生活才是让我觉得满意的状态。

 

二。

后来一天晚上,我抱着概率论准备去图书馆复习,但是在走向座位的途中,我只是随便瞥了一眼座位旁的书架,就瞥到了一本书,叫做《新物种爆炸》。

不知道什么促使我拿了下来,然后一个晚上我都没翻开过概率论。三个小时看完了这本书的百分之八十。

 

惭愧的是,双十一买的《奇鸟行状录》被我放在枕边一个多月,也只看了百分之三十。

 

而两本《小说课》也是双十一买的,到手没几天就看完了。

 

意识到这个事实时,我不知道是该悲哀还是高兴。无疑,现在我已经看不进“闲书”了。吸引我的,更多的是“有用”的书。

像《新物种爆炸》那样刺激脑神经的颠覆性作品,或者《小说课》那种短时间能获得好处的书,才能让我静下心一下子看完。

就连现在看公众号推文,都没法以一个读者的身份去认真体验了,因为边看的过程里更多是在对文章的写法进行分析。

 

我一直嚷嚷着自己不要做文青,不是文青,不喜欢文青。但我可能自己都没意识到,这其实是在我身上发生的一个转变。

或许我曾经真的称得上是个文青,只是因为现在的自己观念上的变化,才不愿意承认从前的自己。

 

所谓文青,就是在做一些看起来很没用的事,的一群人。我之所以现在越来越鄙夷这个词,只是因为我越来越没有耐心做那些风花雪月的无用之事了。

我再也不会叫嚣着“无用而有趣的灵魂”,反而有点向往那种想到就做的实用派风格。

 

三。

我想是环境的原因。

 

大学真的很不一样。这也是我一点也不想回到高中的原因之一——高中生被赋予的任务只有学习,所以在通往学习之外的那个洞口处,会放大我们感性,实际却无用的情绪。

那时候会上课发呆神游,想象理想中的生活,在日记本里写一些矫情又装逼的看法。最大的限制就是,所有的想法都只能停留在脑子里,所以那些想法无疑是不成熟的。

 

但是在大学里,你胡思乱想可以不仅是胡思乱想,随时随地想到就可以去做,任性地去做,也没有人会说什么。我们所说的大学里的自由,其实是想法与执行力的解放。

 

虽然我也不知道我平时都在干什么。但是在我的生活状态里,很少会出现像高中时会出现的那种无法解放自我时胸闷气短的心情了。

因为当你随心所欲的去干一件想干的事,充实感就随之来了。

“有用”是我给自己定义的,并不是普遍意义上的有用。所以也算不上悲哀,甚至有点开心。

 

以上。

—————————分割线——————————

写完到这里我就没回过头去改了,这篇文章也是一时兴起写的,写得很乱。所以如果你没看懂,那应该就能体会一个写手改自己的稿是多么艰难的过程。因为初稿大多像这篇文章一样写得乱七八糟,晦涩难懂。一般我要把初稿改得既能让你们看懂又能准确表达我的想法,至少需要4小时。

 

所以下次我再发推文时,想一想这篇文章经历了什么,是不是就有点于心不忍想给文章点个好看呢?当然我也不介意你们用1块钱表达一下对我的稀罕哈哈这里是日常不要脸的三三酱。晚安。

 


放在最后的作者介绍

丁三三 

   不安稳又不中用的普通肉团子。   

走,看日落去。

留言功能暂时无法开放,聊骚我们后台见?


这篇文章好看吗?

我觉得你更好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