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成语
文化纵横|打袼褙
发布时间:2019-07-05
 


在上世纪80年代以前,农村大多数人脚上都穿着家里做的布鞋。大凡是做过布鞋,或者见过做布鞋的人,一定不会忘记做鞋前打袼褙的情景。


小时候,我常常看母亲打袼褙,那时候一家人的鞋子都是母亲一针一线纳出来的,打袼褙便是母亲常做的工作。打袼褙需要的原料是糨糊和碎布,糨糊是用白面粉加水熬制的,熬的时候,等水烧开后一点点倒入面糊,用饭铲或者筷子不停地搅拌,防止面粘锅,如果搅拌不均匀,面糗成一团,糨糊有小面疙瘩,那这锅糨糊就搅失败了。所以面与水的比例就成为熬糨糊的关键,加水时一定要适量,如果水多面少,糨糊就比较稀,黏度必然不够;如果水少面多,糨糊太稠了,抹出来的袼褙就会太厚太硬,纳鞋底时针的阻力就较大。面糊熟了,糨糊就好了。这种技术活,母亲总是拿捏得很准,因此,我看得多了,也学会了熬糨糊。


而打袼褙的碎布,就是家里人穿过的破旧衣服。那时候,农村人日子穷,每家都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的光景,一件衣服大人穿了改小给孩子穿,老大穿了老二穿,直到衣服破旧不堪时才完成使命不穿了,但还要发挥布料的作用,母亲把那些破衣服剪开,整理出一片一片的碎布,即便是巴掌大的布片也舍不得丢,一片片地抻平,用来打袼褙,为全家人做鞋子。


打袼褙很讲究程序,首先要找一块平整的木板,一般都是家里的门板,在门板上铺上报纸,用刷子把糨糊均匀刷在衬底的报纸上,然后就是小心地把碎布一块一块地拼接粘在纸上,铺满一层后,稍微晾一晾,再刷糨糊,再拼接粘贴。还要把接缝错开,就这样一层一层地把布粘贴上去。边缘部分要在木板的侧边上粘牢,否则晾干时会翘起来,袼褙就不平整了。打袼褙根据不同的用途,将碎布粘贴五六层。一般来说,冬天穿的棉窝窝鞋底厚,就多贴几层,夏天穿的单层布鞋,鞋底子稍薄一些,有四五层就够了。


家里没有平木板,母亲就将门板卸下来,放在院子里,没有报纸,母亲就直接将糨糊刷在门板上,而且先沿着门板外沿刷一层糨糊,为的是容易把袼褙从面板上揭下来。第一层用一块比较结实的布做袼褙的底子,这样的袼褙质量才好。那些碎布片,不仅有我们的衣服,还有妹妹的衣服,于是就形成了不同的颜色。母亲打袼褙时就如画家泼墨描绘山水画一样,把袖子高高挽起,一手拿糨糊刷子,一手拿布片,刷一层糨糊,粘一层布片,刷子不得劲时,就直接用手抹,那些不同颜色的碎布片,经过母亲的手拼在一起后,转瞬之间,成为一幅彩色的布贴画。


那时候,每每母亲打袼褙时,我就是小传递员,递布片,挪动糨糊盆,忙得不亦乐乎。母亲干着活还不忘鼓励我几句:“好好劳动,袼褙打好了,先给你做棉鞋!”听得我心里乐滋滋的,脚下跑得更快了,小手更勤快了。


袼褙打好后,母亲按照每个人脚的大小,剪成鞋样子。袼褙剪成的鞋样四周都是毛边,还要用白布条包边,把几块袼褙剪的同样鞋底重叠在一起,最后用一块剪的和鞋样同样的白布把它包起来,鞋底的雏形就做成了。


最爱穿的是母亲纳的千层底,冬天的夜里,昏暗的煤油灯下,母亲坐在炕头纳鞋底,她每纳一针,都要先用锥子扎眼,然后大针叉子从针眼上带线穿过去,手指还要戴一个顶针,一针针一线线,一双双浸透着母亲心血的鞋底做了出来,于是每年我们都穿新鞋。


后来日子好了,人们都穿上了胶鞋和皮鞋,市场上也出现了一种橡胶底子的板鞋,便宜轻便,做鞋不再打袼褙了,直接买鞋底子。如今,市场上的鞋子更加时尚美观,打袼褙这行当,彻底淡出了人们视野。


【请关注我们】


▲长按上面二维码可关注西晚影像▲


▲长按上面二维码可关注晚报微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