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成语
人工智能时代,什么样的教育才有优势?
发布时间:2019-08-14
 


第一次参加北京朝阳区赫德双语学校家长见面会时,孔雀妈妈听到一半就起了给女儿转学的念头,彼时孔雀还在公立校上小学一年级。


“这个学校讲课真的像他们说的那么有意思吗?”她记得女儿当时这么问她。“现在想想,还真是一点儿没错!”究竟是什么课程让孔雀这么着迷?为此,我们采访了孔雀父母,了解了他们眼中的赫德“全课程”。

文 | Sherry  编 | Cici

图 | 受访者提供


“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孔雀父母对于女儿的成长有着明确的目标。他们希望孩子在成长路上收获到有关人格和性格的教育,以至于孔雀妈妈第一次参加北京朝阳区赫德双语学校家长见面会时,听到一半就决定给孔雀转学了。那时孔雀刚在公立学校上一年级,那也是孔雀妈妈第一次考察国际学校。


转学至北京赫德近一年半,一个冬日的午后,孔雀父母坐在他们位于东四环附近的工作室内,向我讲述了孔雀的这条转学之路。


孔雀和妈妈 

家长见面会听到一半,

便起了转学的念头


2017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孔雀妈妈听朋友说起北京赫德双语学校周末有个家长见面会,正好离家很近,便抱着先听一听的心态去了现场,彼时赫德还处于创校阶段。“其实一开始他们讲的那些内容并没有特别吸引到我,但当李振村校长讲到中文全课程的时候,我的兴趣瞬间被点燃了,我觉得这就是我要的东西。”


李振村校长在家长见面会上


李振村是赫德学校总督学,他曾任教育部基础教育课程教材专家委员会专家委员、北京亦庄实验小学创校校长,还兼任《当代教育家》杂志总编辑、“全课程”研究中心主任。2012年,在李振村校长的带领下,曾任北京十一学校亦庄实验小学课程研究院院长的常丽华和他共同开发出了一套国内独特的中文全课程体系,并在2017年将之带入了北京赫德。


在北京赫德的教学体系中,全课程的设计完全尊重孩子生长规律。常校长不止一次地提到,全课程有四个核心词,那就是为孩子提供“全人、全方位、全时空、全身心”的教育。


孔雀妈妈告诉菁kids,他们当初给孔雀制定“先公立再国际”的教育规划,就是希望孔雀能在公立小学打好中文基础。没想到,赫德的中文全课程教学理念能把孩子去国际学校就读的日程提早五年。


孔雀在赫德的新生入学典礼上


事实上,对于转学,孔雀也很向往,虽然那会儿她只有7岁。“参加赫德家长见面会那天,孔雀嚷嚷着也要去。一开始她在学校设置的小朋友游玩区玩耍,后半程她不知怎么地走到会场里来了。我以为她会对讲座不感冒,没想到她还真听进去了。听完之后,她问我: ‘这个学校真的会像他们说的那样讲课吗?’ 结果还真跟他们宣讲会里讲的一样!”



潜移默化中培养“中国灵魂”


“一枝梅花踏雪来,悬崖上独自开,回眸一望遍地芳菲都消尽……”最近这段时间,每天早上,孔雀都是在这首《梅花引》的歌声中起床。在此之前,她的起床铃声是《菊花台》。随着节气更换起床歌,也是“全课程”教学的一个缩影。  



“植根中国文化,培养明年笃行的全球英才”是赫德的教育理念之一,而在两位校长设计的这套课程体系中,中国传统文化课从一年级到五年级都自成体系。



孔雀上三年级时,正好接触了历时一年的“农历的天空下”主题课程,在这个系列课程里,孩子们会跟着节气和节日,对应古代诗人的诗词去感受春夏秋冬。


眼下这个冬天就从冬至开始,在“冲寂自妍”的主题下,孩子们会接触到三十多首关于梅花的诗词,在赏析的同时,明白不同的梅花之作表达的意境也不同。



“全课程”的独特之处还在于,孩子们接触的又不仅仅是古诗词,还有相关的绘画、歌曲……至此,我才恍然大悟,为什么孔雀会用《梅花引》来做起床歌。  



更奇妙的是,孔雀每天早上的晨诵,老师会带着他们一边读古诗词,一边跳相关的舞蹈,这一下子就激活了小朋友一天愉快的细胞;班上每个孩子的生日会,除了孩子间分享礼物外,老师也会给每个孩子写一首符合其生命气质的诗歌。


如此一来,孩子的生命体验很自然地便与诗歌相连。在孔雀妈妈看来,这种学习方式与公立校死记硬背古诗词截然相反,“公立校更多的是为了背而背,我曾去听过一节公立校的公开课,孩子们从第一篇开始背,一堂课能背四五十首诗词,但那又有什么意义呢?”


相比之下,孔雀父母更欣赏赫德这种融入生活的古诗词学习之旅。在某种程度上,这与他们夫妇二人的家庭教育理念不谋而合。


一堂“荷花绘画课”


由于从事与艺术相关的工作,孔雀爸爸闲时便喜欢在朋友圈分享一些画作,这引起了常校长的注意,遂邀请他去学校做节气课程的分享课。孔雀妈妈笑谈,爸爸的这堂绘画课,就设计得很“赫德”。



那是一堂关于荷花主题的绘画分享课。画为无言诗,关于荷花的题材历来被画家所青睐,孔雀爸爸为此专门挑选了80余幅与荷花有关的画作带至课堂。他让每个孩子挑选自己喜欢的画作,并留下了两个作业:一是临摹这幅自己喜欢的荷花图,二是自己创作一幅花画。结果,孩子们交上来的都是带有他们个人气质的画作。



在学习“全课程”的过程中,古诗词在孩子们心中活了过来。现在的孔雀对古诗词的理解不仅深刻,还会活学活用。“一我带孔雀下楼,空气中弥漫着烟雾,孔雀张嘴来了一句,‘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确实让我惊讶于她对古诗词的积累和掌握程度。”孔雀爸爸感叹。


“数学味儿”的数学课


事实上,全课程的魅力还在于打通了各个学科的界限。在以菊花主题的全课程中,语文老师、数学老师、戏剧老师、音乐老师、艺术老师等一起上阵,除了学“菊花”相关的诗词、唱《菊花台》、画菊花画,孩子们还做过菊花茶,查资料研究过菊花植物学知识,也售卖过菊花茶……


杨玉翠校长在数学课上


 “你的成本是多少呢?”“你的利润要保证多少?”这是赫德数学带头人杨玉翠校长为了小朋友售卖自制的菊花茶所上的一节数学课。有用的数学才有趣,反映到孔雀身上,则是让她爱上了数学。



在妈妈看来,赫德的数学课来自于生活。前段时间孔雀上了一堂课,数学老师直接以身份证来讲解编号规则。又比如,赫德家长圈都在津津乐道的一个数学教案——杨校长给二年级的小朋友出了一道题:给你一把尺子,请你想办法量一量,从地面到天花板有多高?当学霸爸妈们纷纷思索是否用求阴影等方式解答时,孩子们则给出了各种不同的答案。有的孩子还想出了把尺子挂在百叶窗绳子上的计算方法,把生活智慧巧妙地用了起来,令家长们都颇感意外。


对于这些来源于生活的数学教学,孔雀虽然年纪小,却有着自己的见解:“老杨(她对杨校长的昵称)教的是有 ‘数学味儿’的数学,不是数学课本的数学。”一语中的。


一封钉在作业本上的“家书”


如今,孔雀在赫德就读已经快一年半了。孔雀父母眼见女儿每天都快快乐乐地去上学,甚至都不愿意放假;眼见女儿能像朋友那样评价老师:“我二年级的班主任很有母性,三年级的班主任很有活力……”这些都让他们坚信当初决定转学是个正确的决定。


“赫德对每个孩子都很公平,老师对孩子是发自内心的喜爱,小朋友的自信心也在这里一天天树立起来。”在妈妈看来,孔雀在这一年半,改变最大的是养成了爱阅读的习惯,而这方面很直观的表现就是她的阅读量明显地增加了。



在“全课程”中,三年级的学生会参加一个“我的阅读,我的爱”主题阅读活动,小朋友还需要为自己“定制”阅读量。现在的孔雀每周读六七本书,阅读量可以达到五十多万字。


赫德三年级孩子的“阅读树”


更特别是,孔雀一家开始有了写家书的习惯。


赫德要求,在阅读之余,孩子每周要记录下自己的阅读心得。作为家校共建的一部分,家长也会在孩子的心得后面写些相关的内容。


最初两次,孔雀妈妈依照惯例简单写了几句话。等到第三次孔雀爸爸操刀时,他洋洋洒洒地用毛笔写了几大页,写他关于阅读的心得、学习的感悟,贴在了孔雀的作业本上。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