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钓鱼
城市设计:改革开放40年后,中国的设计行业才刚刚开始
发布时间:2019-07-18
 

改革开放40年后,中国的设计行业才刚刚开始

来源:  城市设计 

改革开放40年是中国城市飞速发展的40年,也是大力建设的40年,在这个大的时代背景之下,作为广州具有代表性的国际建筑企业,汉森柏盛国际设计集团也已经走过了25年。


2019年1月5日,汉森伯盛25周年建筑作品展暨《为广州而设计》及《心有境·筑无界》UED双专刊发布会在广州尚东柏悦府正式开幕,这场融合了专刊发布、作品展以及学术论坛的活动让我们开始以另一种视角来审视改革开放40年,中国建筑企业的发展并不是一个孤立的存在,以历史、人文的角度去探讨企业的实践,并把它放在时代的大背景下来讨论,或许对当下建筑学的教育、建筑师的成长、以及建筑的实践有更切实的意义。


城市设计作为特邀媒体参与了汉森柏盛25周年“矩阵”建筑展开幕式,以下为我们对两场论坛“建筑师的传承”、“建筑的在地性”的整理报道,也许在这些思维的碰撞中你能获得一些启发。


 建筑师的传承  


 参与嘉宾:孙一民、陈雄、盛宇宏、沈康、赵健、汪原、柳青 

 主持:邵菱  


“建筑师的传承”论坛现场




  盛宇宏:把25周年当做一种对时代的记录  

汉森伯盛国际设计集团创始人、董事长、总建筑师



非常感谢老师们和师兄们出席今天活动。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去做展览的原因是觉得自己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对于建筑师来说,最好的作品永远在下一个,我一直觉得我们还没有资格去出作品集、办展览。


“矩阵”展览现场


在25周年这个节点,我希望通过一系列的活动去对汉森伯盛做一个总结和思考,并把它当作一个重新解构、重新归零的过程。在与艺术理论家樊林教授的沟通过程中,她对我们的组织架构、作品、工作方法进行了解构,将建筑设计放在历史和人文的角度去讨论和批判,从而不管是展览还是《心有境·筑无界》专刊,都代表了当时当地客户和时代对我们的一些要求,把它们呈现出来,作为一个历史记录,也激励我们向着更高的目标去发展,不忘初心,努力让城市变得更美好。




 孙一民:设计行业才刚刚开始 

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我很钦佩盛宇宏一直努力向上的精神,汉森伯盛在某种程度上是广州设计界的一个代表,不仅指作品,更多是作为设计企业。在承担社会责任方面,汉森伯盛是做得最到位的。



华工有一个毕业生调查报告,报告显示,在与各个院校比较之下,我们的就业率是第一的;年收入是第一的;更重要的是,我们的专业和就业的吻合度是最高的。这些数据正好说明了建筑行业并不“夕阳”,相反,设计行业其实今天才开始。过去我们盖了很多房子但这并不代表是在做设计,如果放到对设计水准要求的层面上来说,我们的设计行业才刚开始。

 



沈康:建筑面临的挑战和需要解决的问题越来越多 


广州美术学院建筑与环境艺术设计学院院长,教授,博士/博士研究生导师



我认为建筑行业在当下不是后退,而是面临的挑战以及需要拿出来的解决办法越来越多了。广州美术学院的解决方案是通过艺术去探索一种新的可能性,用人文的、更丰富的姿态或者方法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好,我认为这是美院教育的一个状态。




 汪原:建筑师是一个需要经验积累的职业 


华中科技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新建筑》杂志副主编



建筑师是一个需要经验积累的职业,汉森伯盛面对大众来做这个展览,这是源自于汉森伯盛的信心。25年意味着建筑师有了一个比较长时间的积累,所以25周年的展览是特别有意义的事情。“矩阵”这个主题意味着汉森伯盛这样一个设计公司是应对当下建筑或者社会的一个平台,它可以应对很多的挑战。而“矩阵”千变万化的形态也表示汉森伯盛应对更多社会挑战的可能性。


“矩阵” 布展花絮




 柳青: 空间赋能产生的经济效益 


《城市·环境·设计》(UED)杂志社执行主编



我们是一个建筑设计的专业杂志团队,更多在思考设计在社会发展的过程中能起到什么作用。去年我们去了江西的一个叫夏木塘的空心化非常严重的村子,把它从一个空心化、资源匮乏、没有任何发展潜力的地方,通过设计引领,给它注入更多的资源、社群、产业,使其振兴起来,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社会化问题。后来我们在那里举办了国际高校建造大赛,打响了村子的乡村品牌,文化学者和艺术家联合创造出非常独特的、具有价值的空间。


夏木塘


从乡村创新发展的角度去反观城市发展,城市的问题也是非常的复杂,不是一个通过单一建筑作品或者单一专业就能够解决的问题。我们一直在想,是什么能够让某个地方腾飞?应该就是各种力量赋予了这个地方独特的空间价值,由这种空间价值引发的一种空间经济的产生,而这是区别于原有的房地产开发模式的。建筑师在这个过程中非常重要,因为他是一个空间的缔造者,所以这一切的赋能都需要通过建筑师的空间设计创造出来。




 赵健:建筑的明天一定要跟非物理材料发生更多的联系 


上海大学博导,澳门科技大学博导,原广州美术学院副院长,广州美术学院学术委员会主席,教授



广州其实有它的一种姿态、一种价值、一种生态、有它成长的沃土。建筑这个专业很古老,但是建筑不断地在变化。如果说建筑过去是跟物理材料打交道来形成空间的话,建筑的明天一定要跟非物理材料发生更多的,千丝万缕的联系它才有可能走得更远。今天,处于媒体中心的国际大牌设计师,几乎无一例外是跟非物质材料在打交道,来成就他们在媒体中心的角色与价值。



汉森伯盛下一个25年也应该摸索,如何在现有的物质基础上向非物质的方向前进,因为在明天,形成价值、生发价值、累积价值更多靠的是人类创造的另一种财产,那种财产与物质无关,与文化相关。汉森伯盛已经开始做了,我想我们在座的都应该做这样的事情。


 建筑的在地性  


 参与嘉宾:肖毅强、冯原、彭涛、黎国林、陈宏良、王赟、丁劭恒、谢英凯 

 主持:樊林 


“建筑的在地性”论坛现场




丁劭恒:坚守“岭南精神”、工匠精神 


思为国际建筑师事务所,设计总监



首先,广州是一个在岭南非常有代表性的地方,也是大湾区、在中国比较有海洋文化的城市。南方人在务实、包容、对海洋文化的兼收并蓄的方面,比内陆的城市有一定的优势。但是,近来北、上、深、武汉都相继有追赶上或者超过广州这个曾经在改革开放时期领先高地的趋势。我们作为南方人要重新把这种岭南精神,以及对这种开放包容的设计的追求重新提到一个国际的水准。


其次,是工匠精神。在谈设计、艺术和建筑之间的关系时,艺术不仅指形式或者美,也可以指南方人特有的工匠精神。虽然日本不一定很有创造性,但是他们的工匠精神是广州设计界应该去追求的。




 谢英凯: 广州的包容性 


汤物臣·肯文设计事务所董事,设计总监



有人会说广州是一个比较市井、不是很注重包装的城市,但是,广州的在地文化特性是包容而温柔的。在北京和上海等城市会把建筑设计和室内设计划分得很清楚,会有孰高孰低。但是在广州,有一种比较强的包容性文化,无论是做工艺的,还是做商业的,都不会纯粹地只讲建筑。包括我们的广州市空间设计协会也含盖了建筑的上下游产业,很多人会觉得怎么都能混在一起?这正说明了广州就是这样一个包容性极强的地方。




肖毅强:要为广州这个国际一流都市应有的内涵去作贡献 


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副院长,《南方建筑》杂志社主编



汉森伯盛的25年是一个大时代下的典型案例、典型的个人奋斗史。建筑师的理想放在一个社会上升的阶段来看,它可能会有很多含义。除了财富和地位之外,需要思考更深层次的问题。


广州作为一线城市,它的艺术和设计创作应该达到一个怎样的水准?广州是一个相对低调的城市,但我们的低调是不是对的?因为低调会潜意识影响行为。深圳提出要面向国际,任何一个项目都以国际水平为标准,假如以这个标准去要求自己,你做的东西可能就不一样了。


在做艺术和建筑的跨界时,广州其实有很好的土壤,有很好的学院派与机构,我们为什么不让它发生一些化学作用,开出亮丽的花朵并展示在世界的面前?我现在谈的不是中国,我谈的是面向世界,我觉得这非常重要,否则你不可能站在世界的中心。我也呼吁大家应该转变心态,广州是一个国际一流都市,我们要为这个国际一流都市应有的内涵去作贡献。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