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钓鱼
结婚三年,丈夫弃她如履,心灰意冷之时遇到他,嫁给我吧!
发布时间:2019-09-03
 

“那我这边还有个活,你要不要接啊?”

纪茶芝解释说,“就是我们boss的度假别墅需要人去清理一下,本来那里是由专门的清洁团队去打扫的,但那家公司今天突然失火乱成一团,我们boss有洁癖,不熟悉的团队我也不敢请,所以只好来找你了,虽然活有点重,但价格按照团队价给,一天3000,接不接。”

“接,当然接!”云薇薇嗖一下从床上窜起来,这么高的价码,就算干完腰酸背痛躺一天,她也要接。

“那我马上把地址发你,对了,你记得啊,我们boss下了班就会去,所以你七点前一定要离开。”

“嗯,我知道了!”云薇薇碾转着来到了纪茶芝所给的地址。

那是一处环山的别墅,前有碧海蓝天,后有渺渺山峦,有那么一瞬,云薇薇还以为自己来到了仙境。


穆家已经算是豪门,但也绝对不可能买下这么一大块地,更别提周围配套的泳池和马场,竟然真的有好几匹的马在奔跑。


纪茶芝的boss是多有钱。云薇薇咋舌,但也没有闲情来欣赏,她要是不抓紧时间,就完不成任务了。

终于,五点半的时候,别墅打扫完了。

收拾东西,打算走人,只是在关闭后门的时候,云薇薇的眼神恍了恍。

那是一处天然的温泉,于林荫环绕间,散发着腾腾的白烟。

「薇薇,等寒假,我们去泡温泉吧。」

那是青葱校园时,穆连尘邀她的毕业旅行。

可,没有旅行,没有温泉,一场车祸,他失明了,被云熙儿送去私人医院照顾,她找不到他,日日为他担忧,而当他复明出院,她就成了弃他不顾、又和别的男人鬼混的坏女人了。

不由自主地,云薇薇走到了温泉边,蹲身,鞠起了一把水。

如果,她对穆连尘的感情,能像水花一样流逝,那她的心,是不是就不会痛了?

恍惚间,水面上,突地多了一道阴影……

云薇薇讶然抬头,就这么对上了一双冷沉的黑瞳,“你是谁,为什么出现在我的别墅里。”

云薇薇怔愣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栗色的刘海细碎垂落,飞扬的剑眉,深邃的眼窝,他的每一寸五官都堪称完美,就像经由上帝之手雕琢一般,英俊到妖冶,霸气到慑人,尤其是他那一双瞳眸,漆黑如墨,墨如点星,美得慑人心魄。

他是谁?纪茶芝的boss吗?不是说7点么,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先生,对、对不起,我马上走……”

云薇薇急急地想要起身,但由于蹲的时间有点长,脚发麻了,刚直起膝盖,就重心不稳地栽进了温泉池里。

“噗通……”水花四溅,掀起层层浪花。

墨天绝沉沉地地盯着池子里云薇薇。

秀气的翘鼻、小巧的鹅蛋脸,水漾的杏眸因咳呛而微拧,那粉嫩的唇瓣一下下地翕张,像是在诱人采撷。

又是一个跑来引他的女人吗?

一想到昨晚被下药失身的事,墨天绝的面色不禁又沉了几分。

厌恶地拧了拧眉,墨天绝冷酷地道,“敢来引我,活腻了。”

云薇薇窘迫地从温泉池里起身,解释说,“不是的先生,你误会了,我只是来打扫的清洁工,我不知道你会提前回来,我没有想要引你……”

墨天绝蹙眉看着眼前突然放大的娇躯,纤长的脖颈连接着精致的锁骨,因湿水而变得透明的白衬衫下,饱满的曲、线与透明布料相融出几分欲遮还羞的撩人之色。

察觉到墨天绝的视线,云薇薇面色一红,赶忙转身想走,可她身上滴着水,连带的鞋湿地湿,她一个脚滑,又跌趴在了地上。

好疼。云薇薇面庞紧皱,半饷没缓过劲来。

墨天绝讥诮一笑。

这招假摔,玩得可真不错,她的下一步,该不是想说自己崴了脚,要他抱?

冷冷地走过去,墨天绝拎起她的后衣领就往外拖。

云薇薇脖子被衣领勒得生疼,双腿被迫扑跌着前行,难受极了,“你、你放开我,你要带我去哪里……”

铁门外有守着的两个黑衣保镖,墨天绝将云薇薇一推,命令说,“把这个女人,送去魅色。”

云薇薇只觉寒从脚起。

魅色,她虽然没去过,但也听过,那是上流人士纸醉金迷的地方。

她被送去那里,能有什么好事。

胳膊被两个保镖拽住,云薇薇拼命挣扎,“你们放开我,你们凭什么把我送去那里,我说了我只是来打扫的,我根本没有想要引你,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自恋……”

“你说我自恋?”墨天绝俊脸一沉,猛地回身,捏住云薇薇的下颔,“女人,你该不是智商太低想跟我玩欲擒故纵?”

云薇薇下巴被捏得生疼,“我说了我没有……”

呵,墨天绝冷笑一声,不耐地将她甩到地上。

两个保镖上前,快速地将她塞进车里。

轰隆隆……保镖车扬长而去。

“绝,你这样是不是有点过分,我觉得那女人长挺纯的,可能真的只是个清洁工。”肖逸南半边身子斜在墙边,看了许久的戏,漫不经心地打了个哈欠。

墨天绝冷哼,“女人都不是好东西。”

肖逸南耸耸肩,“我只是怕你迁怒错人,毕竟,不是每个女人都是韩诗雅。”


听到韩诗雅三个字,墨天绝面色陡沉,“别跟我提那个女人!”

“噗……”肖逸南不厚道地露出一口白牙,“虽然那韩诗雅很该死,但只要一想到她破了你的处男身,我就忍不住想笑。”

勾着墨天绝的脖子,肖逸南帅脸凑近,贼贼地问,“怎么样,跟哥们我分享分享心得,第一次做那事,感觉怎么样,舒爽吗?”

“闭嘴!”墨天绝不豫地推开肖逸南欠揍的脸,肖逸南继续笑,“行了行了,看你气的,哥们我陪你喝酒解郁行了吧。”

肖逸南转身,朝着一旁的兰博基尼走,后备箱开,是他珍藏多年的上等红酒。

拿酒的时候,看到边上的一套西装和衬衫,那是昨晚在游轮上,墨天绝被韩诗雅扒下来的衣服。

韩诗雅那女人也是够狠,为了逼墨天绝娶她,竟然敢在甲板的观景台上直接鏖战。

幸亏第一个发现他们的是他,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想着这衣服墨天绝肯定不会要了,肖逸南摸索了几下,确定衣兜和裤兜都没东西了,决定拿去扔掉。

倏尔,啪嗒一声,有什么东西晃在车板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肖逸南转眸一看,是勾在墨天绝衬衫扣上的一根流苏细链。

什么东西?肖逸南将细链扯下,凑到眼前一看,像是从项链上断下来的一小截,上面还串了一粒很小的红豆珠。

这不是女人戴是饰品么,韩诗雅的?

一脸不屑,肖逸南扬手就朝着草丛一丢。

啪。细链没入草丛,再不见半分踪影……

车内,云薇薇急切地看着两个保镖,解释说,“两位大哥,我真的只是来打扫的,我没有想要引你们老板,你们放了我吧。”

两保镖瞅着云薇薇,湿哒哒的衣服是白衬衫和黑西裤,标准的清洁工装扮,一头长发还滴着水,那模样狼狈,却掩不住她五官的精致和清丽。

呵,哪有这么美的女人会当清洁工,笑话呢。

两个保镖没有理睬她。云薇薇更急了,“我真的是清洁工……”

云薇薇本想说出纪茶芝的,但又怕给她带来麻烦,便改口说,“你们若是不相信,可以打电话给我老公,我有老公的,我真的不是什么心思不纯的坏女人。”

保镖闻言,表情中终于有了一丝松动。

云薇薇赶忙又说,“两位大哥,我手机还在别墅里,你们借我手机打电话吧,我可以按免提,你们相信我。”

“那好吧。”保镖递出了手机。

云薇薇接过,按下了那串最熟悉的号码,那边很久才接,传来穆连尘清冷的嗓音,“哪位。”

“连尘,是我……”云薇薇捏紧了手机,祈求说,“我在户主家打扫,但他误会我在引他,你能不能帮我解释一下,你是我老公,我很爱你。”

那头沉默很久,倏尔讽刺一笑,“云薇薇,你的爱太廉价,我要不起,你爱引谁勾谁去,我根本不屑。”

“连尘!”云薇薇慌了,“我没有,你为什么不相信我,他们要送我去魅色,你救救我,我是你妻子啊……”

“你配做我妻子么。”穆连尘冷冷反问,“云薇薇,玩好男人记得回家,我已经让律师起草了离婚协议,等离了婚,我们就都自由了。”

咔哒。机械的挂铃声传来,冰冷而无情。

云薇薇面色苍白,眼泪扑簌扑簌地流了下来。

两个保镖看着,心底却是鄙夷,明明这么漂亮清纯的一张脸,却是个不检点的女人,连自己的老公都急着离婚,那看来,是没什么好可怜的了。

保镖车很快就来到了魅色。

云薇薇像是被拔了根的稻草般,任凭两个保镖架进了一间包厢,两个鼓着啤酒肚、一脸猥琐的老男人已经等候在了那里。

云薇薇的面色在瞬间煞白。

穆连尘不管她了,他甚至都准备好了离婚协议,她苦守了这场婚姻三年,究竟是为了什么?

包厢里的灯光明明是璀璨的,可她却觉得自己仿佛被一片冰潭所吞噬,没有光、没有热,只有寒彻心骨的绝望。

两只咸猪手,摸向她的领口,开始撕、扯她的衣服。

“小妞,哭什么,是怕我们弄疼你吗,放心,我们保证会很温柔的。”

“是啊,等你仙死,搞不好还会叫我们再凶点呢,哈哈哈。”

这两个老男人,都足够做自己的爸爸了。

泪眼朦胧中,云薇薇倏尔牵唇,凄凉一笑。


她本以为自己可以和穆连尘白头到老的,她甚至还幻想着他能在彼此都白发苍苍的时候对她说,薇薇,下辈子我们还在一起。

可原来,她错了,她根本就等不到那一刻。

穆连尘,再见了,我们,终于彼此解脱了。

猛地推开两个老男人,云薇薇转身,朝着墙头撞去……砰!

肖逸南跌了个四脚朝天地仰倒在拳击台上。

“靠,你下手能不能轻点!”

肖逸南捂着发疼的肚子站起身,他刚喝的红酒都快被揍出来了。

墨天绝冷冷一个眼刀睨过去,“你怎么不说自己弱。”

“切,我这是看你心情不好让着你呢。”肖逸南抹了把脸,脱下拳击手套,摆着手说,“小爷我不玩了,泡妞去。”

墨天绝一脸嫌恶,“女人有什么好。”

肖逸南无语,“都说了不是所有女人都是韩诗雅,你就不能放下偏见和别的女人处处,你难不成真打算一辈子打光棍啊。”

墨天绝对这个话题没兴趣,转身就进了浴室。

肖逸南也不在意,吹着口哨出了别墅,正要坐上兰博基尼,一辆悍马车驶来,从上头下来两个急急忙忙的保镖。

“发生什么事了。”肖逸南吊儿郎当地问。

保镖微微欠身,说,“逸少,墨少的手机怎么打不通,那女人自个儿撞墙了,现在要怎么办。”

“什么女人?”“就是墨少吩咐送去魅色的清洁女工。”

肖逸南神情微讶,那女人撞墙了?

“死了?”“没死,就是额头肿了个包昏厥了,要不要送医院,还是随便丢哪。”

“人呢。”“在车里。”

肖逸南走过去,瞅着车里头那张苍白如纸的脸。精致的五官,十分清丽,虽然不妖娆,但十分耐看。

眼咕噜一转,肖逸南嘴角勾起一抹坏笑,将云薇薇从车里抱出,说,“行了,这女人我会处置,你们都下去吧。”

墨天绝洗完澡进卧室,黑耀的瞳眸微微眯起,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室内的灯光比平时暗,而且,床上那一团隆起是怎么回事?

墨天绝一把掀开被子。

只见一具娇躯映入眼帘,牛奶般的肌.肤在柔光下闪烁着莹亮的光,玲珑饱满的曲、线,女子精致的五官清丽无害,紧阖的双目揭示了四个字……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