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钓鱼
谁才是真正的“山中老人”?我们原来被金庸误导了几十年?
发布时间:2019-10-15
 

叙利亚掌权

金庸先生的作品《倚天屠龙记》可谓是武侠小说界的经典名作,书中除了宽仁稳重的张无忌、豪爽耿直的谢逊、机灵活泼的赵敏,以及让读者情感复杂的周芷若外,还记载了一位阴险酷毒的波斯武林高手霍山,主角张无忌的三大绝技之一“圣火令武功”就是霍山所创。

按照《倚天》一书的记载,霍山与波斯教王首相尼若牟曾是师兄弟,尼若牟当上首相后,霍山来投,尼若牟保举霍山为官,“不料霍山雄心勃勃,不甘久居人下,阴谋叛变。事败后结党据山,成为威震天下的一个宗派首领。该派专以杀人为务,名为依斯美良派,当十字军之时,西域提起‘山中老人’ 霍山之名,无不心惊色变。”(《倚天屠龙记》第三十四回:东西永隔如参商)

这段文字在武侠迷心中可谓是耳熟能详。然而很多武侠迷都不知道,金庸先生的这段作品取材自真实历史,文中的“尼若牟”和“霍山”在历史上均确有其人。尼若牟是塞尔柱帝国首相尼扎姆·穆勒克,而“霍山”则是11至13世纪威震中东世界的恐怖组织“阿萨辛”的创始人哈桑·萨巴赫。更鲜为人知的是,金庸先生虽然对历史饶有兴趣,也因此获得了大量创作素材,但可惜他的史学功底实在不深,其作品中涉及历史的部分即使撇去艺术成分,也是漏洞百出。比如上面这段作品中,就有一个老大的脱卯:“霍山”确实“结党据山”,他的宗派也确实让天下“心惊色变”,然而霍山(哈桑)先生却一辈子都不曾自称为“山中老人”。不止哈桑,直到阿萨辛(即《倚天》中的依斯美良派,又译为“伊斯玛仪”派,为伊斯兰教什叶派的支派)组织于1275年被蒙古西征大军灭亡为止,哈桑的继任者们也从未使用过这一头衔。蒙古人在阿萨辛总部阿拉穆特堡内发现的阿萨辛编年史中始终没有出现过“山中老人”字样,便是明证。

谁才是真正的“山中老人”?我们原来被金庸误导了几十年?

哈桑·萨巴赫

既然哈桑·萨巴赫并不是什么“山中老人”,那这个头衔是否为金庸先生捏造呢?也不是这样,金庸的说法来自马可·波罗的作品,这位旅行家在行纪的40和41章记录了“山中老人”的传说,但文中并未提及“山中老人”的姓名,只是说他们是“哈昔新”(即阿萨辛)的首领。据史学家考证,这里的“首领”并不是指波斯阿萨辛总部的最高领袖,而是阿萨辛组织叙利亚分支的领导人,而第一个拥有“山中老人”名号的当为这批领导人中的俊杰人物:拉施德丁·息南。

根据传记作家卡马丁的说法,息南于1132~1135年间出生在伊拉克巴士拉附近的一个村庄。自少年时代起,息南就对什叶派教义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与自家兄弟发生争吵后,息南离家出走,独自前往阿萨辛的大本营阿拉穆特。当时哈桑·萨巴赫已经过世,时任宗师(最高领袖)穆罕默德·伊本·布祖格乌米德对息南的勇气和热情颇为赏识,让他与自己的两个儿子侯赛因和哈桑一起接受教育。就是在这段时间内,年轻的息南和年轻的哈桑结下了深厚的友谊。1162年,穆罕默德去世,哈桑成了阿萨辛组织的宗师。

当了老大,哈桑想提拔提拔昔年的同窗,但无功受禄,组织的其他干部肯定不服。正巧此时叙利亚分支的宗师阿布·穆罕默德与伊朗总部有矛盾,分支有着独立的危险。于是哈桑二世把这个难题交给了息南。息南没让老同学失望,他来到叙利亚分支总部所在地卡夫堡后,一面放低身段低调做人,一面积极拉拢其他同志,并将对穆罕默德心怀不满的信徒组织起来,逐步掌握了叙利亚分支的实权。阿布·穆罕默德去世后,息南顺理成章地带领分支重投波斯总部的怀抱,而哈桑二世也名正言顺地任命息南为叙利亚分公司的CEO。

封神

这次考试,息南同学考得相当不错,但这只是万里长征的头一仗而已。责任和危险从来就是对等的,哈桑将大任交给了息南,却也把他放到了一座沸腾的火山口上。在《倚天》中,霍山尚未发迹前,曾在山中为盗,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在历史上,哈桑·萨巴赫也是历经艰险,逃脱了敌人的重重围捕,方才在波斯深山中创立了伊斯玛仪派的尼扎里系组织。而息南的处境,比当年祖师爷哈桑却又凶险的多。如果说波斯是战争一触即发的对敌前线的话,那叙利亚就是厮杀永无休止的修罗界。此时第二次十字军东征已经结束,第三次东征即将到来。叙利亚局势变幻莫测,云谲波诡,政权与土地易主如家常便饭。在这座动荡不安的竞技场内,基督教王国、逊尼派民兵、阿拉维派、基督教军事修会(圣殿骑士团、医院骑士团)、风头正劲的枭雄努尔丁和后起之秀萨拉丁各不相让,你我攻伐。小小的叙利亚阿萨辛组织犹如惊涛骇浪中的一叶小舟,一有不慎就有粉身碎骨的危险。年轻的息南面临着严峻的考验。

谁才是真正的“山中老人”?我们原来被金庸误导了几十年?

阿萨辛叙利亚分支要塞遗址

然而,“山中老人”岂是等闲之辈。息南很快就将自己的本领施展了出来,而他走出的第一步,却让人大跌眼镜:架空昔日好友兼恩主哈桑二世,自立为王。

攘外必先安内,不把组织整个抓到自己手里,就很难充分利用有限的资源应对危机。尽管先前在秘密对付阿布·穆罕默德的过程中,息南已经掌握了一定力量,又得到了阿拉穆特总部的命令,但他的目标是要让叙利亚分支对自己毕恭毕敬。于是,一场造神运动开始了。

古往今来的枭雄之辈,在初步崛起后,大多会在宣传攻势上狠下功夫,把自己包装成一个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神仙,或是天命所归之人。对于阿萨辛这样一个宗教组织,“封神”更是树立领导权威的不二法门。哈桑二世登基后,给自己套上了一个个非凡独尊的神圣领袖光环。而息南做的更绝,他写了一篇论文,不仅把哈桑的光环全都揽到了自己身上。他宣称自己是一系列先知中的最后一位,并自封为上帝本人的化身:“然而,当我以拉施德丁的形态出现在你面前的时候,你的信仰就完美了……但真理会继续循着自己的道路前进,而那些宣扬真理的人也会继续他们的事业:这一进程是为一切历史周期和时代而建立的。而我就是造物主。”

在宣传上为自己封神的同时,息南也严格规范着自己的言行,努力维持着自己的“造物主”形象。阿萨辛的祖师爷哈桑·萨巴赫在创立组织后,深居简出,30多年来极少在公共场合露面,为的就是让自己尽可能显得神秘莫测(说白了,就是“距离产生美”)。但波斯总部面临的外部压力相对较小,哈桑可以安安心心地当他的世外高人。这一套在叙利亚可行不通,息南必须一刻不停地巡视领地,才能保证自家地盘的安全。因此,他走的是“深沉流”:极少在公开场合开口,也极少在公开场合进食,从而给信徒们留下了一个庄严莫测、不食人间烟火的印象。

谁才是真正的“山中老人”?我们原来被金庸误导了几十年?

马西亚夫古城遗址

除此之外,息南还模仿史上那些著名的教派领袖,用一些魔术般的手法来加强自己的神秘感。息南传记的作者说他“是个使用秘密手段、庞大计划、精巧诈术的高手,有着煽动他人并将他们的心灵引入歧途、保守秘密、智胜对手以及使用卑劣而荒唐的计策来实现自己的邪恶目标的能力。”。在与息南有关的逸闻中,他被塑造成了一个拥有心灵感应能力和千里眼的超人。他可以隔着窗子察觉外面的人在想什么;当他在外面行走时,水中竟然映不出他的倒影……如此一来,信徒们便愈发相信他们的宗师不是凡人,而是个神。据马克·波罗记载,息南还用大麻控制青年信徒的精神,把他们送进自己的秘密花园,让他们以为自己主子真的拥有让人随意进出天堂的能力。“阿萨辛”组织也因此而得名(“阿萨辛”来源于阿拉伯语“哈什辛”,意为“大麻”)。

除了装神弄鬼外,息南那强悍的个人能力和出众的人格也在他走向神坛的过程中起了很大作用。他并不像当时的大多数统治者一样,对臣民们颐气指使,趾高气扬,而是以亲切、友善的态度对待他们。有一次,领地内的一个村子里有个孩子受了伤,息南知悉后,立刻将在山中要塞中服劳役的该村村民放回家去,好让小孩得到救助。

还有一次,息南在巡行途中经过一座村庄,村里的头面人物献上几只烤鸡。然而,息南根本没有食用,而是吩咐随从将盘子原样盖好,放到一边。当惶恐不安的村长询问原因的时候,息南把他拉到一边,压低声音说:“你妻子匆忙间忘了把鸡内脏取出来,我不希望有任何人发现这件事,因为这会让你羞愧难当的。”村长一检查果然如此。这件轶事除了体现息南的宽仁外,更展示了他那过人的洞察力。

以轰轰烈烈的造神运动为基础,佐以强大的个人能力和领袖魅力,息南成功地让叙利亚的伊斯玛仪信徒拜倒在自己的脚下,他们对他奉若神明,从不曾有过一丝一毫的怀疑,也不曾有过一丝一毫的抗拒。在息南去世后的第二年,香槟伯爵亨利曾拜访过阿萨辛的一座要塞,息南的继任者夸口说,阿萨辛成员对领袖的忠诚度是法兰克士兵不能比的。为了证明自己的说法,他让部下从一座高塔上往下跳,部下二话不说,当场摔得脑浆迸流,亨利为之骇然。

在息南担任宗师的30年间,叙利亚分支成员只知有息南,不知有哈桑。哈桑委息南以重任,原本是想加强对分支的统治,到头来却搬起石头打了自己的脚。恼羞成怒之余,他曾两次派刺客前去暗杀息南,但均未能成功。

内仁外严

组织内部安定下来了,对外也不能放松。在领土防御方面,息南贯彻着哈桑·萨巴赫的旧有政策:以堡垒群为依托,以暗杀敌方领袖为辅助手段。在息南到来之前,叙利亚的阿萨辛组织已经占领了好几座堡垒,息南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加固旧有堡垒,并兴建新的堡垒。此后,他的绝大部分精力都被花在这两件事上。为了避免引起他人注意,遭到定点清除,息南从不设立私人军队或卫队,也从不在某个堡垒长期逗留。他将组织根据地——位于叙利亚西北部的努萨利亚山脉的堡垒连接起来,形成了一道首尾相顾的坚固堡垒链。

在注重防守的同时,息南也频频对外出击。“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妥协求团结则团结亡”是他的一贯宗旨。他将自己的触角伸到叙利亚的各个角落。当大马士革和贾兹尔的逊尼派兄弟会骚扰当地的伊斯玛仪社区时,它们的领袖便死于非命。当阿勒颇地方政府洗劫阿萨辛治下的村庄后,阿勒颇的集市即遭人纵火。无论是哪方势力,只要胆敢招惹息南,都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谁才是真正的“山中老人”?我们原来被金庸误导了几十年?

圣殿骑士团

当然,息南不是一根筋的蛮汉,他的对外手段也并非一昧强硬,而是随机应变,极为灵活。当息南认为对手强到自己无法对付时,他甚至会服软。在息南来叙利亚之前,当地的阿萨辛就因山中堡垒的归属权而多次与圣殿骑士团爆发冲突。息南到任后,以缴纳年贡为代价,结束了双方的战争,后来圣殿骑士团索求无度,息南受不了了,但他也没敢和铠甲精良的法兰克人翻脸,而是给时任耶路撒冷国王阿莫利一世去信。息南在信中厚着脸皮称:如果陛下能让圣殿骑士们免了我的年贡,俺愿意改宗基督教。圣殿骑士大怒,袭杀了息南的信使。但阿莫利国王却龙颜大悦,自掏腰包替息南缴付了年贡,阿萨辛组织就这样免去了一笔沉重的财政负担。

盖世枭雄萨拉丁崛起后,开始了一统中东世界的进程。阿勒颇的地方统治者遭到萨拉丁进攻,遂向阿萨辛求助,息南两次派人暗杀萨拉丁,均未能成功。反而招致萨拉丁的报复。1176年,萨拉丁远征叙利亚阿萨辛总部马西亚夫,息南派人要求谈判。当萨拉丁要求信使拿出来信时,使者以还有两名私人卫士在场而拒绝,萨拉丁表示:“这2人跟随我多年,他们就像我的亲生儿子一样,你不用担心他们”。使者当场转向2人:“如果我要求你们现在就把苏丹宰掉,你们干不?”2人当即拔剑:“唯君命是从。”使者当即带着两名“卫士”离去,萨拉丁望着他们的背影,呆若木鸡。

谁才是真正的“山中老人”?我们原来被金庸误导了几十年?

萨拉丁像

要知道,阿萨辛的拿手好戏可不止公开暗杀,伪装潜伏也是他们的绝活。自哈桑时代起,中东的各个政权的要塞部门中,就不知渗透了多少阿萨辛的“余则成”进去。当然,这些人作为组织的底牌,并不一定会动手杀人,他们的主要作用在于震慑地方首脑,让他们知道:阿萨辛要他们的命是分分钟的事,只是暂时不想造杀业而已。刺客组织的这一手屡见奇效,这一次也不例外。萨拉丁在换掉被冷汗浸透的内衫后,决定好好考虑是否真的要和阿萨辛死磕到底。毕竟它的据点主要在山区,而自己的目标则是城镇地区,为了灭掉这个和自己利害冲突不是很大的组织而把自己的命搭进去有点不值。

正巧萨拉丁的叔叔哈马总督也来了封信,要萨拉丁与息南讲和。显然,他的生命遭到了阿萨辛的威胁,而他也担心自己在叙利亚北部的土地可能遭到刺客组织的破坏。此时,萨拉丁的军队也怨声载道,中世纪的中东几乎没有真正的职业军队,大家出来打仗除了混口饭吃外,就是为了发战争财。如今在马西亚夫的穷山沟沟转悠了这么久,吃尽了苦头却什么也捞不到,士兵们难免有怨气。三方面因素一结合,萨拉丁决心遂定,在与息南达成和平协议后,他轻轻一挥衣袖而去,没带走伊斯玛仪人的一针一线。

饶是如此,息南也明白,和萨拉丁这样的英雄人物作对也是弊大于利的,于是在接下来的数十年时间里,双方不仅终止了敌对关系,还成了亲密的朋友。1192年,第三次十字军东征开始后,萨拉丁一时陷入极度不利的境地。此时息南及时出手,刺杀了耶路撒冷国王康拉德,除掉了法兰克方面的一个强力领袖。萨拉丁去世后,阿萨辛还帮他的继任者解决了一个可怕的对头。

谁才是真正的“山中老人”?我们原来被金庸误导了几十年?

萨拉丁

在息南的苦心经营下,叙利亚的阿萨辛组织不仅成功地在夹缝中生存了下来,更与各个派系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从而壮大了自己的势力。可惜的是,他的继任者没有一个能拥有他那种出类拔萃的才华,也没能学到他那刚柔并济的手段。在他过世后,叙利亚分支便重新成为波斯总部的附庸,而后一天天没落下去,而“山中老人”的头衔虽在叙利亚领导人中继续传承下去,却永远失去了息南时代的赫赫光辉。

谁才是真正的“山中老人”?我们原来被金庸误导了几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