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钓鱼
《狗十三》一个开始我并没有看懂的电影
发布时间:2019-04-14
 

【中国式青春,死而不僵。】

《狗十三》,正遭遇着一如大圣和闪光当年的处境:

排片少,票房低。

但是看过的人几乎都说好。

往日遇到好作品,

我自然是首当其冲为它呐喊的。

而面对《狗十三》,

我仅是说服自己看,

就付出了很多勇气。

李玩,一个13岁的女孩,

父母离异,母亲出走,

父亲忙于工作应酬,

她只能寄住在爷爷奶奶家。

彼时,继母和父亲有了新生儿,她的弟弟。

于学校,她是个偏科的孤僻份子。

于家庭,她是该为弟弟让道的姐姐。

某天父亲为了解决一场争执,

给她买了一只小狗当做安抚。

那是她的小狗,她的朋友,

全世界唯一安静听她说话的朋友。

可后来小狗丢了。

女孩哭得很伤心。

家长一看,不过是一条狗而已,

再买只品种一样的给女孩不就行?

于是全家皆大欢喜,唯有女孩,

她在一片歌舞升平里,

发出微弱又尖锐的呐喊:

“这不是我的小狗!不是原来的那只!”

但这声呼喊太卑微了,

孩子的悲伤愤怒和挣扎,

在大人眼里都是“无理取闹”。

“爸爸打你是因为爱你。”

“你为什么这么不懂事?”

“你这样爸爸面子往哪搁?”

女孩的诉求仅仅是找回她的小狗吗?

那明明是她在长久的压抑与孤独里发出的求救啊!

中国式教育,太多不把孩子当人。

你是儿女,

是学生,

是小辈,

唯独不是你自己。

小小的孩子,

成为了那些沉浮于社会的大人们的附属品,

被卷入深潭,溺死在种种人情世故里。

大人们爱孩子吗?

爱呀,很努力地爱呀。

他们努力地拿走了孩子最爱的苹果,

慷慨地给了孩子一堆梨子香蕉西瓜。

后来孩子们长大了,

以为自己成为自由的大人了,

却发现这些事情带来的阴影,

已经在自己的某一个选择,

某一个想法里,

深深刻着烙印。

而所谓血缘,注定是无法抽离的骨子里的髓。

你仍可能面对那些人和事,

循环往复,不死不休。

这何其恐怖。

《狗十三》在2013年便完成,

因为种种原因现在才上映。

可想而知它的面世经历了多么难的挣扎。

我是由衷敬佩为这部电影付出的所有人的。

参与这部电影,

如若动情,

必是自损万千。

导演五年磨一剑,

演员演到入戏太深无法自拔。

宣传方和出品人甚至自掏腰包去增加票补。

一群人朝着悬崖进发,却纵情高歌。

他们都是“傻子”。

这不是一部能让人高兴的电影,

甚至不是一部合格的商业电影。

它可能因为低微的票房冻死在这个文化寒冬。

我不知道接下来还有没有“傻子”愿意去尝试类似的事情。

好的艺术作品,唯有让人产生共鸣和心生向往。

我希望像《狗十三》这样题材的电影少有。

但不能完全没有。

它让某些人的伤痛不再是封印在心里的潘多拉之盒, 它变得有迹可循,变成了青春的一个标本。 它就在那,死而不僵。  你大可以将它甩在那些勒令你原谅和不追究的大人, 和慷他人之慨的幸运儿脸上说: 这就是我的青春啊! 操蛋的、狗逼的、无能为力、无可奈何的青春这部电影也让有所共鸣的观众们在电影院释放, 他们放声大骂操蛋的青春, 他们相拥而泣舔舐伤口。 他们质问世界:“我们究竟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难道成为大人的代价就是自我扼杀吗? 不是,当然不是。  知乎上有个问题——“父母对你伤害最大的一件事是什么?” 一万多条回答,各自伤悲,却有个共性: 孩子提起时历历在目,家长早忘记了,还要补一句你怎么记得那么清楚?  只要你还感觉到疼痛, 自我扼杀就永远不是成熟懂事的必经之路。  人为什么要为自己受过的伤害道歉自责呢?  在成为一个大人之前,你要先成为自己。

我们往前走吧, 虽踩着针尖走来, 前路仍可灌溉鲜花。 唯独, 不要变成自己曾经讨厌的那种大人。  希望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