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历史
【人物特写】冲嘴儿:镜头前的“人来疯”
发布时间:2019-08-23
 


人物档案

冲嘴儿,本名刘勇,2013年进入乐山广播电视台,随后因主持方言新闻脱口秀节目《非常冲壳子》而被观众熟知。其诙谐幽默,接地气的主持风格让人印象深刻。


“非正常”人物设定


“要想在高速路上混,狭路相逢勇者胜,前面的车子不用看得清,重点要有颗勇敢的心。接下来说的这位女士就真的太勇敢,自行车骑上了高速路,不得不说她真的很大胆。关键万水千山总是情,骑个车子她还逆行……”下午两点,带着妆的刘勇一如既往地出现在录播室,绿屏前一站,一方平头、一袭长衫、一柄折扇,便摆开了一个世界。书本本全藏在肚子里,全凭一张嘴说出彩来。


2012年,编导专业出生的刘勇误打误撞进入乐山广播电视台。“那时,《欢喜茶楼》栏目正在筹备,通过朋友的介绍参加了试镜。”很快,肢体语言丰富,在镜头前表现异常兴奋的刘勇成为《欢喜茶楼》的常客。不管是小偷还是精神病患者、亦或是偷奸耍滑的角色,都成了刘勇的固定人设。“两周内演绎了10种类型,都是稀奇古怪的角色,正派角色总是与我无缘。”但在刘勇看来,这种“非正常”的人物设定却是最具挑战力的。“怎样通过细节、包袱把这些人物形象立起来,让观众在接受的同时又不反感。”这些都是刘勇在演绎每一个角色之前要思考的问题。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2013年,乐山电视台《舒妹说事》栏目因人事原因需重新升级栏目,并找到与之匹配的主持人。那时的刘勇也因时常出演《欢喜茶楼》而被熟知。刘勇回忆,“永远都忘不掉,人生中的第一次主持出镜。那是一条关于旅游乱象的新闻,普通话、脱稿讲述,整个台风都需要一气呵成。”在整个试镜过程中刘勇游刃有余,别出心裁的用一段押韵的顺口溜作为收尾。“对我来说,那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试镜。”刘勇如是说。


2013年4月1日,方言新闻脱口秀节目《非常冲壳子》正式开播。刘勇坦言,作为栏目新主持,当时面临的压力极大。“《舒妹说事》家喻户晓,再加上舒妹邻家小妹形象在百姓心中早已根深蒂固,如何让升级版《非常冲壳子》受到市民朋友的喜爱,心里确实没底。”当时的刘勇身处池畔,自浊自清自安然。若不登高看,怎知海天蓝。“一个字,干。”


演播室里,灯光、音响、话筒、摄像机早已调试好。导播点上一杆烟,狠狠地吸了一口,吐了一口烟圈,转过头,“不慌,先熟悉稿子,准备好就开干”。“问题不大,来嘛”。刘勇走进演播室,站在舞台中央,倒也不怯场。“大家好,欢迎收看《非常冲壳子》,我是你们的新朋友,冲嘴儿……”但到第三条新闻时刘勇卡住了。“口播是一个笑话引入,讲笑话,要是观众不笑,那么我就只有哭。”还好导播耐心,从节奏的把握,音调的高低,语速的快慢,表情的收放等细致讲解。当听到从耳麦里面传来一句“下一条”,心里的大石终于落地。


“劝君莫做赌博人,惟有勤劳出富人,赌博赢钱水中月,奋斗收获美前程”。走出演播室,刘勇如释重负。“唐装一脱,发现背心头都打湿完了,手心里也全是汗。”再看看时间,已是下午4点半。25分钟的节目,整整录了2个半小时。下午6点,节目终审,刘勇在旁边如坐针毡,左手搓右手,右手搓左手,心情就像赶赴刑场一样。“晚上八点二十,父母早已坐在电视机前,坐等节目开始。而我在卧室不敢出来,把门留了一条缝,探出个脑袋,看两眼又把头收回去。”节目完后,父母没说话,只是笑了笑。“但从这个笑容里,我读出了骄傲。”


“也是从那天起,每当早上踏入电视台的那一刻,我感受到的是媒体人的骄傲。”


“说学逗唱”,壳子冲起走


“亲朋相会聚一桌,有酒不劝司机喝,杯下留情真呵护,一路平安幸福多。送你一副对联,吃一堑长一智,缘分呐。喝了酒别骑车记住啊。从‘心’开‘驶’。”“现在都喊说普通话,朝以后走,方言的使用频率越来越低。公交车方言报站,报的不是站,报的是方言的最后挣扎。普通话让你走的远,方言让你记住根。”在一次又一次的出镜中,刘勇的个人特点不断被放大。精妙而细节化,在一个个或热闹或简淡的节目中跳出来,渐渐形成他风格化的语言。开放式,带一点思想性,使人施展想象力。


“太阳出来我爬山坡,爬到山坡我想唱歌。而接下来要说的这位是太阳出来滚山坡,为啥子会滚下山坡,因为酒喝的有点多。峨眉报国寺派出所接到一位村民报警:‘110哇,我看到有个老大爷滚到山坡底下接了。’在当地村民的带领下,民警和消防来到了老人被困的位置。一看,哟喂,大爷身上很大股酒气。前前后后,消防和民警轮起背,背了半个小时,终于是把老人背下了山。后来老人说,中午到朋友屋头喝烧酒,吃了半斤白酒,下午回来的路上酒劲就上来了,‘这路咋个在动呢,哟哟哟,哐当就滚到山坡坡下面接了’。幸好救援及时,没得啥子问题。‘酒是一包药,不喝不快乐,酒精虽有毒,不喝不舒服,但是酒儿整的多,小心滚下坡,酒儿整的少,走路不得倒。’”


刘勇的语言往往选取通俗易懂的词,从身边事谈起,使得表达亲切自然,简洁生动。不管是国家大事,还是关系百姓生活的细节,刘勇总能找到一个熟悉的评论视角,表述得贴近生活。刘勇说,“评论的高度、分析的深度、监督的锐度、新闻的温度、综艺的态度,是做每一期节目对自己的要求。”


“所有的风格都不是一蹴而就的,一天天一年年的累积也不明确,甚至很多时候,经历了黑暗和迷茫,自己都不知道该往哪条路上走了,才慢慢地看到一个光亮,才找到了那个方向。”刘勇坦言,一袭唐装、一把折扇,嬉笑怒骂中针砭时弊,插科打诨中观世态荣辱。如今,各大电视荧屏都说自己有一套,电视剧播的热闹,各类真人秀也是吹响冲锋号。非常冲壳子,要让书斋知晓江湖事,也求民间参知庙堂言。“节目开播五年多,从最初啥子都不懂到自成一派,其中艰辛唯有自知。不求尽如人意,但求无愧于心。”


跳出演播室,从“说新闻”到“演新闻”


“当下什么平台最火,属抖音如日中天,仅通过十五秒的视频获得广告传播。这是一个网红横行的时代,只要有吸引人的特点,再加上不错的推广资源,自然会有大量的粉丝。无论是舞蹈网红、美食网红、搞笑网红,还有网红城市,能支撑起的还是大量的粉丝,归根结底这到底是个用户为王的时代。”刘勇坦言,自己从未想过,无意间拍的抖音视频,“刮了一部豪车”,一觉醒来竟然火了,获赞26.5万。


“作为电视栏目的延伸和补充,说新闻也应该升级为演新闻。”从2018年开始,刘勇尝试跳出演播室,来到城市、乡村、街道,用《非常冲壳子》作为抖音号陆续做一些视频,到了8、9、10月份,每月增粉1万人。刘勇坦言,四个人的团队,利用工作以外的时间找选题、找拍摄地,演员、导演、摄像、剪辑,每个人都换着来。“一分钟的视频,快的话半个小时录完,慢的话有时一个小时都还在录。”


搞笑段子、模仿、励志鸡汤、特色景点、恶搞、正能量、炫技能等,一个个爆了的视频,往往是触动了背后的某一类标签,这一类标签就是人群属性的象征。


“前期搬运+后期原创才是重点,如果没有特别好的创意,是很难上热门的。既然你在做,肯定别人也在操作,竞争这么激烈,所以除了日常更新内容和蹭热点,还得讲究一些策略和技巧。”刘勇坦言,不论是抖音还是自媒体,要实现长远的吸粉,必须要坚持持续输出、更新视频内容。在吸粉的同时,也要注意,平常发布作品尽可能的保持内容的一致性,不然内容太杂了,之前吸引的粉丝也可能会掉粉。


在刘勇看来,每一件事物就是一条抛物线,规则就是达到顶峰、下滑,如此循环。“在电视和镜头语言已经成熟到今天这个程度时,传统媒体必须用一种新的方式开辟新空间。”抖音这种长度仅有15秒钟的短视频,其双向互动式的碎片化传播特征值得传统媒体学习与借鉴。


(在WiFi情况下观看视频)


文丨杨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