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历史
雄踞关东的日本战国大名北条氏与丰臣秀吉对抗的真相
发布时间:2019-06-24
 

作者:Lambert涛

根据一般通说北条氏政在丰臣秀吉如日中天之时看不起秀吉,凭自身为关东霸主还坚决要和秀吉抗战到底,最终导致自取灭亡,然事实的真相真是如此吗?

雄踞关东的日本战国大名北条氏与丰臣秀吉对抗的真相

北条五代扩张图

《日本外史》有载,北条氏政面对丰臣秀吉的来使有云:“古称关八州可敌天下;且箱根天险也,彼果来乎,我以八州劲兵,要诸箱根彼何能为?在昔平氏,发大军来攻源氏,至富士川,闻鹅鸭起,遂恇悸而溃。关白亦如此尔!”

那么历史上的北条氏政真如赖山阳记载般的打从一开始就决定和丰臣秀吉抗战到底吗?

答案是否定的。

首先让我们看一下事件的背景,天正十四年德川家康上洛,正式臣服于丰臣秀吉,察觉到到自身危机的北条家于同年十一月开始进入临战状态,真田昌幸上洛后的天正十五年,北条对小田原城和领内各地进行了城敦的改造,加强城池的防御能力。同年三月,丰臣秀吉开始九州平定战,不久就降服了岛津氏。接下来秀吉首当其冲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关东霸主北条氏。他于天正十五年(1587年)十二月三日下达了关东、东北地区的总无事令,而北条氏在十二月二十四月下达了全领国内《天下御弓矢立》,对可能来袭的丰臣军进行了战备动员。

天正十六年(1588年)四月,正如日中天的丰臣秀吉又促使了后阳成天皇行幸聚乐第,这样的目的是模仿当年“日本国王”足利义满促使后小松天皇行幸北山殿,政治意图非常明显,目的就是为了确立自己的权威和统治地位,丰臣秀吉还让以德川家康为首的大名提交起请文,宣誓效忠于己,借着这个恰到好处的时机丰臣秀吉督促北条父子上洛褐见,但北条不予理会,秀吉因此极其不悦。

雄踞关东的日本战国大名北条氏与丰臣秀吉对抗的真相

丰臣秀吉

随后德川家康在聚乐第之后返回领国,奉秀吉之命于五月二十一日将以下三条内容转达给北条氏政、氏直父子,并加上起请文。主要内容如下:

1.北条与德川的同盟关系将持续维持。

2.北条氏直的兄弟其中一人上洛,向丰臣秀吉行“御礼”。

3.北条承认出仕秀吉(这相当于是宣示北条臣服于丰臣秀吉)。

德川家康随后在与北条交涉的过程中更是追加一条,若是北条氏不愿意接受这些条件,就请将北条氏直的正室督姬交还德川方,以此明示北条氏如若不接受,德川便将与北条断交。最终的结果是北条接受了以上内容,决定臣服于丰臣秀吉,并答应遵守丰臣政权发布的《关东总无事》政策。而丰臣秀吉接纳了北条氏的从属,决定在五月二十六日派遣上使前往关东,传达治国的法令。北条氏也在六月通过德川家康表示即将派遣北条氏规上洛,但需要提供人质,家康倒也爽快,北条氏规上洛期间将自己的五男武田万千代和家臣松平康重的弟弟松平忠乔送去为质(石川正西见闻集),为了凑足上洛所需的两万贯文费用(约20亿日元),开始对领内征收役钱,在家康的催促下,北条氏规终于在八月二十二日褐见丰臣秀吉,同期上洛的还有反北条联盟的佐竹方势力,北条氏规此次前来主要表明从属于丰臣政权,秀吉也在九月二日向关东宣布赦免北条氏,并说明将派上使来划分界定北条的领地范围,并且通过北条的臣服来督促其他关东大名早日上洛。待北条氏规归国后,北条也归还德川方的人质。

雄踞关东的日本战国大名北条氏与丰臣秀吉对抗的真相

真田昌幸

可以说此时北条的外交进展很顺利,但棘手的是,界定划分北条领地的时候不得不提到天正壬午之乱时北条、德川、真田三家产生纠纷的沼田、吾妻领问题,天正壬午之乱时期德川家康接受了真田昌幸的臣服并给与其所领安堵状,真田昌幸也和依田信蕃在德川与北条的交战中帮助德川切断了北条的补给线,并支援德川物资困乏的城池,可谓功不可没,但家康在与北条议和后决定将真田昌幸的沼田、吾妻领割让予北条,而真田昌幸以沼田、吾妻为自力攻打并非德川恩赏所得为由拒不执行,德川多次劝说无果,真田昌幸也经过此事认定德川家康不值得效忠,导致了德川和真田的反目,后来还爆发了第一次上田城合战。北条见状决定凭己力拿下沼田领,结果不巧北条派大军依然无法成功攻下沼田城,此事随后便一直不了了之。

雄踞关东的日本战国大名北条氏与丰臣秀吉对抗的真相

三方势力图

正巧此时丰臣对北条领地进行界定划分,这个问题就凸显了出来,又因为北条氏的臣服是当前丰臣秀吉需最优先解决的问题,北条方派出了板部冈融成前去丰臣处协商,根据一系列的磋商,最终决定给与北条上野沼田、吾妻领含沼田城在内的三分之二领地给与北条氏,名胡桃在内的另外三分之一领地因有“真田家坟墓之地”以此为由依然交予真田氏,而真田氏损失的那三分之二领地,则由德川家康以相同知行领地给予真田氏补偿,秀吉随后更是对北条许诺只要北条接受这项裁定,并且愿意提出誓书写明北条当主北条氏直承诺上洛,秀吉就马上派遣上使前去裁定沼田领地的分配,板部冈融成归国后给北条父子传达了仲裁结果,但他们对此仲裁的结果很不满意,主张应接受全部沼田领,但秀吉并未采纳北条的这项主张,反倒派遣使者催促北条氏接受这项仲裁,倘若北条不接受,则随时可能开战。北条最终迫于压力在天正十七年六月表明接受秀吉的仲裁,并表示北条将出仕秀吉,正式臣服于秀吉,北条也开始准备上洛的物资,据传他们会在十二月中旬从小田原城出发上洛褐见秀吉,这一风波过后,一切看似还在平稳进行。

雄踞关东的日本战国大名北条氏与丰臣秀吉对抗的真相

北条氏政

关于北条方面的上洛准备,同期的毛利辉元上洛耗资三万贯文(约30亿日元),北条父子上洛只能比这数字高不能比这个数字低,又因为之前北条氏规上洛的时候耗费了两万贯文(约20亿日元),本身就是一笔负担很大的巨资,现在再来筹集三万贯以上的资金对北条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负担,即使是关东霸主短时间内也不可能筹集这么多资金,全领筹集也要花费许多时日。

天正十七年(1589年)七月执行了对沼田领仲裁结果的领地让渡,北条家臣猪悮邦宪进入沼田城,成为沼田城代,北条接管沼田、吾妻三分之二领地,真田依然保有名胡桃城在内的三分之一领地,德川家康则将信浓国伊那郡箕轮领让渡给真田昌幸,以此补偿真田昌幸的损失,看似一切尘埃落定的背后,意想不到的突变即将发生。

天正十七年十一月三日北条家沼田城代猪悮邦宪突然袭击真田家的名胡桃城,城主铃木主水悲愤切腹而死。关于名胡桃城事件的详细内容不明处很多,根据《加泽记》记载是名胡桃城的中山九兵尉诱骗铃木主水离城,又与北条方沼田城城代猪悮邦宪合力夺取了名胡桃城,不管记载对错与否,当时的北条确实拿下了名胡桃城,这件事也明确违反了丰臣秀吉的《关东总无事》。

雄踞关东的日本战国大名北条氏与丰臣秀吉对抗的真相

德川家康

名胡桃城事件爆发当天就由真田信幸将此事报告给了德川家康,真田家当时是德川家康的与力,需要逐级上报,德川家康也不敢怠慢,立刻上报丰臣秀吉,根据《加泽记》记载真田昌幸当时也正在上洛中,得知此事也是愤怒的去秀吉处申诉。

对于名胡桃城事件爆发,丰臣秀吉对此怒不可遏,北条迟迟不履行上洛的约定,这次又公然违法其对沼田城的裁定,甚至武力夺取城池,违反秀吉下达的《关东总无事》,秀吉一边派人去北条处问罪,言明若不处置此事主犯猪悮邦宪,便不会赦免北条氏,期限定于明年春天为止,一方面还督促北条父子尽快上洛,解释其中缘由。另一边于同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命令真田昌幸备战,进驻到边境诸城,并让松本城主小笠原贞政和北信浓的上杉协助真田军。

对于此事北条方面只派遣了使者石卷康敬前去辩解,秀吉苦等北条氏政、氏直父子上洛一直迟迟不到,结果这回等到的不是上洛而来的北条父子,仅仅是被派来辩解的使者,这更让秀吉感到愤怒,石卷康敬的辩解无济于事,被软禁在了三枚桥,秀吉在十一月二十四日将世称《宣战布告状》的朱印状交予北条氏直,并公布给各地大名。

雄踞关东的日本战国大名北条氏与丰臣秀吉对抗的真相

北条家众人到了现在还认为要对秀吉态度强硬,完全没有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只有北条氏规意识到事态紧急,但他一个人根本无济于事,只能和德川家臣酒井忠次大吐苦水。而北条氏政、氏直也在同年十二月分别去信德川家康,表示将于明年正月或二月上洛,希望家康可以从中周旋,让秀吉打消念头,但不巧的是家康此时已经上洛,笔者认为即使收到这封信也无济于事,虽然北条因为上洛筹备资金上的困难对上洛时间一拖再拖,但北条氏从北条氏规上洛后到现在一直迟迟没有上洛的动静,且搞出一连窜的麻烦事态违法了秀吉的法令,产生了严重的后果,终于致使丰臣秀吉忍无可忍,战争已不可避免。

同年十二月十三日,秀吉颁布动员令讨伐北条氏。隔年天正十八年(1590年)二月,各路大军率军攻向北条领地,同年七月五日,北条氏直投降,十日,北条氏政、氏照切腹,此战过后导致纠纷的沼田城,丰臣秀吉交予真田信幸。北条氏也于此战退出历史的舞台。

雄踞关东的日本战国大名北条氏与丰臣秀吉对抗的真相


欢迎大家关注本头条号“指尖看日本”,本号将会持续更新日本历史、文化、时事趣闻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