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名人
人生总有一些回忆很美好
发布时间:2019-07-30
 
 

  小闺女和夫君带着娃娃从重庆回长寿来玩,因娃娃尚小,以前回来都是吃顿饭便走,这次娃娃一岁多了,可以适当放得了手,加上女婿连休两天,之后要执机飞行去外地,四五天才回,因此特地回来住一宿,说要陪爸妈好好聊聊天!

    其实陪伴便是最好的聊天,待在一起,反倒是没啥闲话可聊的!今天天气好,暖阳高照,睡过午觉,闺女说出去走走,我说要得,总凡女婿也没真正逛过长寿城。女婿是在成都长大的,也在成都上的大学,是后来进航空公司,做飞行员,才随公司到了重庆!

   

   我陪他们先是步行逛了新城的政府广场,去超市买了一些东西!临近春节了,政府广场布置了鲜花和灯饰,看上去非常整洁漂亮,女婿一个劲儿夸长寿这样的小县城,各方面条件并不逊色于重庆、成都那样的大城市,交通便利,城市整洁干净,人的素质也不差!关于人的素质,他是有感而发的,我们从斑马线横过人行道,见车多,又带着小孩,便站在路边等,结果没等片刻,所有的车辆都在斑马线前停下来了,让行人先走。那儿没有红绿灯,不设红绿灯的斑马线行人优先,这是交规的规定,但未必所有驾驶员都懂,因为这规定出来的时间不长,还有个适应的过程,但长寿的驾驶员显然是适应了的,这既得益于警方的疏导和管控,也得益于驾驶员本身职业素养的提高!

     

  然后我们开车去旧城那边,闺女一个劲儿说长寿缆车是网红,一定要去看看!在缆车站,我们又亲身体验了一次长寿人素质的提高!长寿缆车始建于五十年代,好像是六十年代通的车,迄今为止,仍是中国西南地区最长最陡的缆车,以前收费,现在是免费乘坐,仅供观光!我们进站,车里人稍多,便站着等下一趟!乘客都上齐了,车门一直未关。这时一个年轻小伙子,三十来岁吧,盯着我微笑,我只以为是认识我的人吧,没理会,礼貌式地也朝他微笑。最后他发话了,问:“是我等你们呢,还是你们等我?要上车么?”我恍然大悟,才知道他是缆车的操控师傅。以前缆车里没有专人操控,全由控制台总控,二十多年没坐这缆车了,故不清楚。那师傅,语气平和,带点小小的幽黙,既和蔼又失风趣,此时想起来仍觉温暖!过去的长寿人,特别是年轻小伙子,不是这样的,一个个全像吃了牯牛肉,杠着呢!我们说等下一门,好,师傅点点头,将车门关上了!看见缆车下滑驶出站口,心头荡漾的温暖简直刷新了我关于乘坐缆车的所有记忆!

   

   长寿城区总体来讲分老城和新城,老城在山下长江边,新城在山上的平坝上。随着新城的发展,新城又分新的老城和新城了!传统意义上的老城和新城,连接起来的纽带是明清时的老街三倒拐!有5000级左右的石阶,沿陡峭的悬崖盘旋而上,解放前一直是长寿最繁华的商贸集散地!50年代,为改善出行,政府着手修建长寿缆车站,有了缆车上下,三倒拐便慢慢冷清了下来,走的人越来越少!

   

  妻子刚调回长寿时便在长江边的河街老城分理处上班,并分得两间房。那时我在新城公安局上班,天天都要从老城河街到新城往返,没有出租车、私家车,出行都是公交和步行,单面一趟少说也得40分钟,想想也特艰辛吧!两闺女就是在江边的河街出生的,住了一年多,随妻子调到新城工作而搬到了新城的望江路!如今当年住过的工行宿舍没有了,但那棵黄桷树还在!黄桷树的旁边便是老街三倒拐的入口!

   

   有一件趣事,挺逗的!大概是1992年夏天吧,中午回家吃午饭,然后顺便拦了一辆公交车从河街进城,车上乘客很多,站的站,坐的坐,不像如今客车一律不许超载!我站在车门处,穿得少,突然感觉有人将手伸进了我裤兜里,条件反射,知道是有扒手了,便一把抓住。那手反应也快,抽了出来,不过手里掏着的东西也带出来因慌张而掉到了地上!你猜,那掉到地上的是什么?钱包,没对,那阵我好穷呀,每月工资仅124元,能舍得买钱包来装那点劳什子么?你猜不着的,还是直接告诉你吧,扒手掏出来的恰好是我的工作证,橄榄色的,封面有盾牌,上面写着烫金醒目的“重庆市公安局工作证”几个大字!哈哈,工作证掉地上,扒手面如灰土,目不过神来了!我笑,我盯着他笑,然后轻声说:“捡起来,麻烦你给我捡起来,我是公安局三科的!”三科啥意思,如今的治安支队吧,反扒是其“专业”!这也不是吓唬扒手的,当时我真在三科审批案子,工作就是审批治安案件,一句话,管拘留和罚款呗!扒手运气真不好,他遇到了我,自认倒霉吧!老实说,他也没反抗,规规矩矩捡起工作证还给我,连声说对不起!我拿过工作证,有点得意,有点趾高气昂,将工作证高高举起,对驾驶员大声说:“我是公安局的,突发情况,请将车直接开公安局,沿途不许开门下客,否则以拒绝执行职务处罚,或拘留或罚款,听明白了吗?”那阵客车上扒手猖獗,有我这一席话,驾驶员和乘客都明白发生了什么呢,绝对是心知肚明的大力配合!这扒手后来又被逮住几次,送了劳教。劳教回来,长寿经济发展了,他岁数大了,也洗手不干了,然后在江边开了家火锅店,生意挺好的,再后来又去重庆开火锅馆,生意越做越大,几年前遇见过一次,他对我蛮尊重的,留电话给我,叫我到了重庆随时给他打电话,他再忙都要陪我“吹牛”,他还说他尊重我,是缘于当年我没打他、骂他,一是一,二是二,该拘留就拘留,不像别的警察,不把他当人看!我说我这人,不习惯骂人打人的,没学会那一套!

   

  长寿缆车站很有名,网红的不得了!三倒拐也是重庆最原生态和保存最完好的明清沿江老街,同样网红的不得了,目前政府正在投巨资打造!

   

   缆车站旁的国营东方红旅馆,我调回长寿时仍是长寿最好的旅馆之一,五十年代修建,历经了半个多世纪的风雨,如今也是长寿的网红风景,连旅店名也没改!当年上班,天天都要从这旅馆门前经过,非常有感情的!

     

   沿江的老城河街变化很大,吊脚楼是早没有了,魚市街和竹木器社也早没有了,连新桥也不是过去的新桥,早改建加宽加长加高了!长寿属工业城市,江边有长寿化工总厂、重庆铁合金厂、安定造纸厂等大型国营企业,如今都搬的搬、撤的撤,一个不剩了!当年常陪妻子,吃过晚饭,迎着落日的余晖,站在长江边的新桥头上,眺望波涛滚滚的长江,那份记忆,是何等的美好啊!如今依然站在新桥头,眺望长江,却只有无限的感慨!感慨什么呢,感慨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我背景的江边寺庙,原是“小岩子码头”,在小说《风雨人生》三部曲第一部《心烛》里,我专门用半个章节的文字描写了那儿的美景和惊涛骇浪!如今政府打造成旅游景点,悬崖绝壁上写着天什么惊涛几个大字,好多年没去过了,真不知道写的是哪几个字,还是今天闺女给我拍照片时看见有那么几个字,距离太远,眼睛不好,看不清,只识得“天”和“涛”字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