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名人
李跃华:中国市场经济的再出发
发布时间:2019-10-04
 

刊发在今天的新加坡《联合早报》

中共中央财经领导委员会办公室原副主任杨伟民总结中国40年改革的两条主线,一条为产权改革,一条是市场化改革。笔者认为,两条线都与市场化有关,没有市场,产权意义也无法得到体现。

改革开放40周年,恰恰是中国市场经济从萌芽到发展建设的过程。从最初的“计划与市场都是调节经济的手段”,到“有计划的商品经济”,再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关于市场对资源配置的作用,从“基础性”到“决定性”作用。这些提法的发展,反映了从中央政府到民众对市场经济认识的深化。

中国市场经济的发展,突出表现在民营经济的发展壮大。他们的发展丰富了中国经济结构,充实了中国市场经济的内涵。中国的民营经济发展,经历了从个体户、社队企业、乡镇企业、民营企业的发展变迁。这些民营经济的成长发展,体现着中国市场经济发展的程度与水平。

前一阵,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用“四五六 七八九”来形容民营经济对国家经济、税收、就业等各方面贡献。其实,一句话概括之,就是中国民营经济和国营经济共同撑起了中国经济的天空。

最近一阵以来,中国社会上有一股关于让民营经济退场的谬论,让很多人惊诧不已,甚至让一些民营企业家听了感到恐惧和困惑。好在中央政府及时出面澄清对民营经济毫不动摇的支持,从中央到地方展开了一系列为民营经济“排忧解难”的运动。

其实,熟悉中国改革历史的人就知道,对民营经济地位表示非议的人既是学养的缺乏,也是对历史的无知。对中国改革开放有重要理论贡献的老一辈著名经济学家薛暮桥,曾经在上世纪80年代就说过,其实历史上从来没有过什么纯粹的社会制度,奴隶制社会有大量的自由民,封建社会有大量耕种自有土地的小农,资本主义社会也有大量的小生产者,为什么社会主义国家就必须是纯粹的呢?

他在对历史和现实的思考基础上,提出了建议政府放开“个体户”的限制。也正是在他的建议下,政府于1979年下半年出台了相关政策。于是,1979年年底在中国温州,就诞生了中国第一个个体户。

此外,中国市场经济的发展,也表现在中国农村领域的改革上。1978年,安徽小岗村村民在“生死契约”上按下手指印,偷偷试行“包产到户”,生产当年就获得了丰收。随后,在时任中共安徽省委书记万里的支持下,安徽全省推广旨在放开搞活的“包产到户”。即使当时《人民日报》推出针锋相对的评论,万里仍然坚持要从解决人民生活温饱的角度,让农民搞“包产到户”试验。

在安徽已经取得巨大成绩的情况下,中国全国仍然有不同争论。两年后,1980年5月,邓小平和胡乔木与邓力群谈话时,已经表达了对安徽凤阳“包产到户”的支持,可是在当年9月的全国地区第一书记会议上,不同省份领导还就“包产到户”展开了激烈争论。一直过了四年后,到了1982年,才综合统一意见,推出中央一号文件,第一次以中央政府名义取消“包产到户”的禁区。

在这件事上,改革的成效已经清晰可见可知,有邓小平那样的领导权威表态支持,可是要取得全国共识并推广下去,仍然要有个长达四年的过程,中国改革的复杂和难度可想而知。

回顾改革开放40周年,可以看出,关于计划与市场的争论一直没有彻底平息过,但是,中央政府对市场经济的认识是清醒的,所以,中国经济的市场化程度得以不断加深,质量不断得到提升。

其实,世界对中国的接纳和支持,也正是基于中国对市场经济的认可和建设。改革40年,就是生产要素等逐渐从由计划变为由市场决定的过程,从上世纪80年代的双轨制,到90年代初价格管制的取消和放开,中国社会的商品价格逐渐变得由市场决定。中国社会从社会福利一切由单位提供的“单位人”,到逐渐走上社会和市场化的“社会人”,充分体现了中国改革发展的市场化方向。

至今,欧美一些国家仍然坚持中国不是市场经济国家。关于这一点,笔者认为应该有两方面认识:

第一,和政治秩序一样,中国的市场经济发展是在自己的历史社会条件下发展起来的,要结合自身的历史社会情况建设,而不能全盘照搬脱胎于西方历史条件下的市场机制。这一点,连福山在《政治秩序的起源》一书中也开始承认,世界各国的政治架构都与他们的历史和社会情况有关,不可能完全一样。中国建设自己的市场经济之路,西方经验只能参考,但绝不能成为完全指导,否则,学习就失去意义。

第二,中国的发展,市场经济的方向是始终清晰不变的,现在在探索建设的路上,出现一点反复波折也是正常的。以一些现象就将中国建设市场经济努力给否定,没有意义,也不客观。

而且,还要说明的是,中国建设市场经济过程是探索,在一些领域是市场化不够,在有些领域则是市场化过度,比如教育、医疗等这些带有社会公共服务色彩的领域,西方做得也未必好,中国方面可能还是要结合自身国情探索这方面改革。这些领域的成就,是与民众生活幸福感直接相连的。

中国市场经济之路,在中国改革开放40年中起步、发展,取得了非凡成就。中国今天的很多成就,都是与市场经济的发展密切相关的。但是,中国市场经济发展建设还有很多空间,对此的认识还需要深化,这些就是中国改革开放40年重新起步要继续努力的地方。

(作者是南京大学哲学系副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