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图库
文化纵横|糊锅馍
发布时间:2019-07-05
 


上世纪70年代末,我的家乡临潼农村人的细粮还不算充足,从深秋到冬季这段时间里,每每到了下午做饭的时候,母亲跟其他农村妇女一样,总会尝试着各种办法,变换着花样,用仅有的食材,做出可口的饭菜,让一家人能填饱肚子。我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吃上糊锅馍的。


吃了糊锅馍,能耐饥,饭后又不必再加馒头,因此,它是我们那里农村人经常会吃到的下午饭。


做糊锅馍首先是烙饼,饼不必用酵子发面,用麦面和面,软硬适中,就跟现在做牛羊肉泡馍烙的饼子相似。不过,这种饼通常擀得像锅盔一般大小,约有两个铜钱摞在一起那么厚。用擀面杖擀好之后,平摊在一口大铁锅里。切记,锅下面的火不宜太旺,火大了容易将面饼烙糊。待到面饼出现微黄的焦花时,翻过来继续烙,直至饼的两面颜色看上去差不多,再盖上锅盖,微火烧至八成熟。所以,锅底下必须用麦秸、麦糠之类的软柴烧火,才能烙出一张张理想的饼子。一个五口之家,通常烙上三四张即可。


饼子烙完后,第二步是炒菜,把秋冬两季的红白萝卜、土豆,切成丁儿或者条儿。摘上一两根大葱,再将自家地里种的大白菜挖上一棵,切上半个,用水洗干净。自家后院墙根下种的鲜香菜,拔上几棵,处理干净,用刀切碎,要是再有豆腐的话,那就更好了。待这些菜品准备齐全,油在锅里烧煎了,淡淡地冒着烟。只听见刺啦一声,硬菜已被放进锅里,伴随着眼疾手快的母亲一阵阵翻炒,厨房内外顿时飘荡出一股菜香的味道。等白菜这些软菜入锅后,各种调料也先后放好。这时,母亲根据吃饭人数往锅里添加适量的水,旺火烧至水开,各种菜蔬在锅里随浪翻滚,就像一条条戏水的鱼儿。


这时,母亲把烙好的几张饼子,用刀切成约半厘米宽的细条,切完后,像下面条似的迅速投进锅里,用勺子在锅底搅上几转。要是嫌汤稀的话,往锅里勾一点面芡。再烧上几把火,一锅热气腾腾的糊锅馍就算大功告成。这时,母亲把案板上事先切好的香菜和葱末撒到锅里,掌勺搅上一转,就开始给每人盛上一碗,喜欢吃辣椒和醋的,可根据喜好自己调。


一锅糊锅馍承载着母亲的智慧,一碗碗糊锅馍放在饭桌上,红、白、绿蔬菜搭配在一块儿,十分诱人,让人馋涎欲滴,胃口大开。要是在寒冷的冬季,一碗下肚,已是浑身热乎,十分舒坦。


如今,这种饭食已经很少吃到了。糊锅馍偶尔还会出现在一些农家乐的餐桌上,用来招待客人。不过,现在做糊锅馍,除了菜品丰富外,汤是用大骨头熬成的,吃起来味道更佳。有人吃过之后,还送给它一个极富诗意的名字——“大海捞金砖”。


【请关注我们】


▲长按上面二维码可关注西晚影像▲


▲长按上面二维码可关注晚报微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