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图库
宁波不屑成为“网红城市”,很对?
发布时间:2019-09-07
 

我们的评论区爆了!


东南财金连续两天讨论的“宁波为什么还没有成为‘网红城市’”这个话题,引来新老宁波人众多留言。(小编注:留言质量很高、很精彩,翻看本号昨天、前天推送的文章评论区即可查看。也可关注今日头条上的“东南财金”昨天发布的《宁波这三个弱点,挡住了成为“网红城市”的路?》一文,留言更多。)


仔细翻看这些留言,应该可以得出这样的一个印象:


宁波人是拒绝或者说不屑自己的城市变成“网红城市”的。


持这种观点的人数,起码占到全部留言者的八成。主流声音是这样的——


“宁波人讲究闷声发大财!红不红的宁波人不关心!”


“宁波经济很发达,民间很富裕,不需要靠什么所谓的网红来推销自己。”


“作为宁波人,我不想自己的城市成为网红……宁波也不屑于变成一个网红城市,网红那都是过眼云烟,真正的强者都是低调,谦虚的。”


“宁波要成什么网红!山清水秀,人杰地灵!……说句实话,能比宁波牛逼的地方真不多,不服来比!”


……


事实上,在很多留言者眼里,“网红”就是一个贬义词——


网红难道不是浅薄低俗无聊的代名词吗?


一看到网红两个字,就想到在直播室里搔首弄姿的女人,有什么好的?


由这样的“网红”印象而延伸出的“网红城市”,自然是“没内涵的”、“凉的快的”,宁波想成为“网红城市”简直就是“发神经”……


所以,我们应该庆幸宁波还没有成为“网红城市”?应该相信宁波拒绝成为“网红城市”是对的?


笔者不敢苟同。



在抖音这些新兴的短视频社交平台上,尽管确乎有不少网友形容的“土得掉渣、俗得要命、蠢得一批、低得见底”的那些个无聊、粗鄙的内容,尽管“网红城市”这个名词也确乎因抖音而生,但因此就“网红城市”概念窄化、庸俗化,是片面的,也同样是浅薄的。


我们之所以来讨论宁波要不要及如何成为“网红城市”,当然是想严肃地讨论宁波要不要以及如何将自己的城市形象传播得更广、更远,要不要及如何让宁波为更多国人乃至国外人所知,要不要及如何提高宁波的城市知名度、美誉度。


“网红城市”这个通俗的词语背后,实质上是一座城市独特的、能让本地人津津乐道而让外地人印象深刻的形象。


“网红城市”这个词浓缩的城市形象包括什么呢?在由抖音、头条指数与清华大学国家形象传播研究中心城市品牌研究室联合发布的《短视频与城市形象研究白皮书》中说:


BEST,即BGM—城市音乐、Eating—本地饮食、Scenery—景观景色、Technology—科技感的设施,这四类深入城市生活毛细血管的符号,组合成了抖音上立体的城市形象。BEST是城市生活有趣、美好的集中体现。”


也是据这份白皮书披露,重庆、西安、成都这三大“网红城市”,最火爆的视频分别是重庆穿房而过的轻轨、西安灯光秀中的大雁塔、成都可爱呆萌的大熊猫,以及各自的美食。



难道这些视频的爆红,会让这三座城市给人留下艳俗、浅薄、粗鄙的印象?难道《成都》、《西安人的歌》这样的“红歌”,会给人留下艳俗、浅薄、粗鄙的印象?


更何况,成为抖音“爆款”的城市形象视频,并不仅限于美食美景。白皮书指出,展现城市政府形象、公共设施与市政服务的视频,也能够成为“爆款”。


比如西安交警在西安城内用警车顶上红与蓝的灯光交替闪烁拼出“大西安”三个大字的短视频,收获了单条最高 81 万次点赞;比如陕西历史博物馆内“戏精”上身、“复活”的文物视频,刷爆朋友圈、4 天播放量过亿次。


再比如杭州一则斑马线上车辆礼让行人的2分钟视频,上了微博热搜;比如深圳推出全国首条遥控护栏潮汐车道全国首条机场网约车通道等视频,全网刷屏。


难道这些视频的被疯狂转发、点赞,会给一座城市丢分?


在留言中,网友们述及了宁波很多的好,其中也包含了此类能够展现城市政府形象、公共设施与市政服务的内容。事实上,抖音上关于宁波超级火爆的视频,也恰恰是表现宁波人的温情、素养以及“宁波制造”的内容。


比如由宁波公安官方抖音号“阿拉警察”发布的宁波流浪汉在派出所慷慨捐赠1000元的短视频,被点赞近300万次,播放量超过800万次。


比如由宁波晚报官方抖音号发布的奉化小伙在高速上拦车为消防车清障的视频,点赞超过50万次,播放量更是超过1000万次。同样由宁波晚报官方抖音号发布的吉利2000多辆汽车在梅山坐船运往马来西亚的视频,播放量超过500万次。


我们讨论宁波要不要及如何成为“网红城市”,当然不是否认宁波有很多很多好的东西,而是希望宁波好的东西能像那些“网红城市”一样,通过网络、通过更鲜活的表现形式放大,更广为人知。


正是因为我们深爱着我们工作、生活的这座城市,我们才更想让这座城市出名。




第一财经新一线城市研究院主编沈从乐在接受东南商报记者专访时,说了这么一段话:


“一座城市是否具备吸引眼球的传播内容,与城市自身的外貌或文化特色有较大的关联,但更重要的,是能够有大量生活在城市里的人愿意去发掘、提炼和传播这些让他们生活在这座城市里感受到幸福的元素。而长期在城市里生活的市民,才是这些要素最有效的发现者和传播源。


并不是城市生活中具备某种特色文化就一定能向上推动城市的‘名气’,更重要的是背后的幸福感!”


浙大宁波理工学院传媒与设计学院副院长、宁波市网络文化研究中心主任何镇飚教授谈及宁波如何打造“网红城市”,用了这么一句话:


“网红”不要“官红”


何教授强调,“要把麦克风交到老百姓手中”。在笔者理解中,这其实也是在说,宁波的好只有宁波人才最知道、最有数,也只有宁波人才最能够说出、拍出其中真正打动人心的那些好来。


让宁波出名、成“网红”,当然不仅仅是为了满足我们宁波人的自豪感、表现我们的幸福感。


我们希望的是,宁波能让宁波人感觉到幸福、自豪的种种,在广为外人所知后,有更多的人才来宁波,有更多的好企业来宁波,进而进一步推动宁波发展得更好,提升宁波的城市竞争力。



“抢人”,是2018年的一个热词。“抢人”,当然是要去争抢宁波以外城市的人才为宁波所用。某种程度上,这是一个零和游戏,你不去抢,就会被别人抢走,那你城市未来的发展就会受到很大影响。


而能从别的城市手中抢到人的首要前提,自然是外面的人才知道宁波这座城市、了解宁波有各种好——低调、默默无闻,怎么去“抢人”?


宁波可能没有什么时候比现在更迫切地需要人。


按照原宁波市卫计委于去年8月份的预测,2018年全年宁波市户籍人口出生数在4.4万人左右,同比约要减少9000人。而按照市统计局统计年鉴上披露的数据,2017年全市出生人口数是61258人,相比之下降幅会接近30%


另一方面,同样由原市卫计委发布的消息称,宁波已经迈入“超老龄化社会”,据统计,2017年全市65周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占户籍人口总数的16.2%。按照国际通用标准,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的比重,超过7%视为进入老龄化社会,超过15%视为进入超老龄化社会。


人口历来被视作经济社会发展的第一要素。前几天中国社科院人口所在其发布的《人口与劳动绿皮书》中表示,人口规模的萎缩、人口结构的老龄化,会给社会经济带来多重挑战。有人口专家甚至认为,由此带来的影响,可能是“灾难性的”。


在这个意义上,宁波能不能成为“网红”,在关乎能否吸引人来的基础上,还关乎宁波这座城市未来的命运走向。


正如有网友的留言:


“城市竞争如此激烈,不进则退,必须看到自己短板,否则慢慢后退,人才流失越来越多,经济排名三十以外的时候,你眼中的挺好的也不复存在了。”


还有网友说:


“我不接受宁波已经够好了、我们为我们的低调奢华而干杯这种话,这只会让这座城市沉沦……谁都不想提及自己生活的城市,无人知晓。”


然之。



END


文字:程旭辉 乐骁立 史旻 | 美编:周驰


一个共享财智的平台


好文!必须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