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语言
体育与法系列:阿森纳股权纠纷及未来
发布时间:2019-07-13
 

最近关于阿森纳的一则新闻引发了轩然大波,根据权威财经网站Swiss Ramble的统计,过去10年,阿森纳股东在英超投资总额为0英镑,是英超唯一一支(除了米德尔斯堡不详)零投入的球队,俱乐部过去10年所有的开销和资金来源都是出自球队本身的运营收入,真正做到了“自给自足”。

    在2008年到2017年的十年间,英超球队总共拥有80亿英镑以上的可用资金,其中43亿英镑来自于俱乐部自己的运营收入,另有34亿英镑来自于各队老板的投资,还有3亿英镑来自于球队的外部贷款。6家球队中,有3家球队的资金来源主要是靠自身运营,其中:阿森纳是100%,热刺是81%,曼联是80%,另外其他2支球队则主要依赖于老板的投资:曼城90%的资金来源以及切尔西86%的资金来源都是老板投资,相对来说,利物浦最平衡:他们是53%的资金来源是自身运营,40%则来自所有者投资。

更早之前的消息,此前阿森纳的死忠粉,俱乐部的第二大股东俄罗斯商人乌斯马诺夫决定将持有的全部股份以5.5亿英镑出售给大股东克伦克,去年夏天,可能是因为心灰意冷放弃了与克伦克长达数十年的股权对抗,可能是因为财务状况出现异常,可能是投资策略转移,乌斯马诺夫出乎意料的作出了这一决定,目前,克伦克已经是阿森纳的第一大股东,原先67%的股份,以及从二级市场收购的一些散户的股份,大约占2 %左右,以及最新的30.4%的股权,现在,克伦克已经持有阿森纳约99.9%的股权,不客气的说,阿森纳某种程度上已经彻底沦为克伦克的纯个人资产。

     消息一出,关于针对阿森纳所有者克伦克的质疑声和咒骂声不绝于耳,球迷有理由对于克伦克表示愤怒,毫不客气的说,在阿森纳球迷心中,不管球迷之间观点是否相符,对于克伦克,无论你是“温黑”还是“温蜜”,无论你是否认同阿森纳的经营模式,无论你是否接受埃梅里,相信绝大多数阿森纳球迷都会对克伦克说出那个不雅的F开头的单词。过去十年,尽管阿森纳的财政情况一直很好,但他们的竞技水平在这十几年来却呈下滑趋势,主要主将接连出走,转会市场操作也接连失误,而阿森纳的主要竞争对手曼城、曼联、利物浦和切尔西,在转会市场上不断投入巨资,在足球已经成为资本游戏的今天,阿森纳很显然早已掉队,克伦克全资控股阿森纳后,阿森纳的末日似乎真的即将来临。本文就为大家讲述阿森纳股权纠纷以及本次股权转让的一些问题。

  • 背景

   克伦克(StanKroenke),1948年生,世界上最大的体育产业大亨,身家83亿美元。他热衷体育运动事业,为人低调,被媒体称为"沉默的斯坦",他成功购买了阿森纳队(Arsenal)的控股权,创立私有的房地产开发公司THF实业,持有全美一百多家购物中心的股份,包括沃尔玛超市,在美国蒙大拿州和怀俄明州拥有价值超过3亿美元的大牧场。克伦克财富的其余大部分则来自他所拥有的体育运动团队,包括NBA丹佛掘金篮球队(Denver Nuggets)、 科罗拉多雪崩冰球队(ColoradoAvalanche)和圣路易斯公羊足球队(St. Louis Rams),此外他还拥有一支长曲棍球队和美国职业足球大联盟的科罗拉多激流队(Colorado Rapids)

而关于目标公司阿森纳,不能不提到大卫邓恩,邓恩80年代初据流言发家于北伦敦的水产品市场,当时利用水产fish monger(鱼贩子)积累了一定的财富后,在80年代中期收购了处于非常低谷期的阿森纳,从此阿森纳也进入了正轨,特别是格拉汉姆接任后,联赛杯和联赛接连攻克了利物浦拿下了2个联赛冠军,并在9192赛季实现了42场只输1场的几乎不败赛季。邓恩对阿森纳的贡献不仅仅是买下了阿森纳,请到了最合适的教练温格教授是他一生中最伟大的功绩,除此之外,由于其出色的商业头脑,他联合其他四大俱乐部作为五大俱乐部的总领导人发起了英超联盟这个现在已经名满全球的公司。

    步入英超时代之后,阿森纳稳步经营,股权在邓恩的安排之下渐渐三权分立,有1/3落到了Nina Bracewell女士手里,有1/3落到了Danny Fizman手里,三角形是最稳定的结构,阿森纳也在这个时期通过邓恩对温格的引荐再上一层楼,从96年到06年,阿森纳总的趋势是好的,保持了家庭俱乐部的亲切感外也在竞技上不断自我突破。但是随着酋长球场建设后引发的一系列问题,邓恩发觉局面逐渐失控,首当其冲的就是亨利的问题,据说,在06年亨利离队问题上,当时的董事会7人有4人投赞成票,而投反对票的邓恩明确表示:如果亨利走,他也走。后来的故事是亨利又留了1年,但是1年后亨利走了,邓恩也把自己的股权转让给了现在的乌斯马诺夫,彻底离开了阿森纳。

克伦克于2008年加入了俱乐部的董事会并持有阿森纳29%的股份,2011年的4月4日,阿森纳另一时任股东菲兹曼去世,但是出人意料的是,菲兹曼先生把股权留给了科伦克,而那前后不久,另一股东布雷斯韦尔女士把股权也卖给了科伦克,阿森纳正式进入新的时代,克伦克持有的股份已经增加到62%,现在他拥有阿森纳67%的股权。在本次股权收购之前,阿森纳当时的两大股东克伦克持有67%的股份,乌斯马诺夫拥有30.4%的股份,两人所持的股份超过了97%,而俄罗斯人乌斯马诺夫一直不认同克伦克的管理方式,称自己希望可以成为俱乐部说话真正算数的人,也就是成为俱乐部的第一股东,然后对于俱乐部加大投资。但是乌斯马诺夫的尝试最终以失败告终,乌斯马诺夫多次向克伦克提出收购美国人的股份,但是克伦克一直都是拒绝的,而且克伦克利用自己控股股东的优势长期控制董事会,阿里谢尔·乌斯马诺夫,身为阿森纳第二大股东,却被克伦克整整十年杜绝在董事会门外。2017年,乌斯马诺夫做过最后一次努力,报价10亿英镑,希望收购克伦克控制的所有阿森纳股份,被拒绝,而克伦克当时对乌斯马诺夫所有股份,也给出过一个5.25亿英镑的报价,同样被拒绝。克伦克作为控股股东掌握阿森纳期间,乌斯马诺夫始终是个尖锐的批评者,认为俱乐部对球队投入明显不够,管理架构上混乱等等,只是这些声音对克伦克形成不了任何影响。

2018年8月,乌斯马诺夫最终心灰意冷,放弃了这场俱乐部股权对抗,接受了5.5亿英镑的价格,出售手中全部阿森纳股份,其中大部分是当年前阿森纳曾经的头号大股东大卫·戴恩转卖给他的。乌斯马诺夫的出售,让克伦克手中阿森纳股份超过90%,于是自然启动在伦敦Nex股市上的全盘收购条款,将公司私有化——克伦克将在8月26日之前,将其他小股东手中阿森纳约2%左右的股份全盘收购,让阿森纳成为他私人全盘控股的公司。

这里需要明确一个概念,英国公司法上对于公司类型的划分和我国公司法存在一定差异,我国《公司法》主要规定了两种类型的公司,有限责任公司和股份有限公司,没有对公众公司下定义。股份有限公司的含义比公众公司要广,公众公司是股份有限公司,但股份有限公司不一定是公众公司。股份有限公司成为公众公司的途径主要是:向不特定对象公开发行股票,或者股东人数超过200人。如果出现下列情况,股份公司也可能成为公众公司: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使得股东人数超过200人,或者因继承、赠与、转让等原因使得股东人数超过200人。

英国现行的1985年《公司法》,将公司明确地分成两类,私人公司和公众公司两类。公众公司指有实收资本、在公司章程中载明是公众公司的股份有限公司或者保证有限公司。私人公司指除了公众公司以外的公司。公众公司与私人公司的区别是:公众公司可以向社会公众发行股票筹集资本,因而法律对公众公司的约束比较强,例如要有两名以上的董事,满足最低资本要求(50000英镑),股东以实物支付股票的对价必须进行评估等等;私人公司则不能向社会公众筹资,所以法律对其约束相对而言比较宽松,例如可以只有一名董事,可以豁免禁止财务资助制度等等。由此可见,英国对公众公司的标准比较宽泛。

因为资料有限,对于英国的公众公司和私人公司的更深入的详细资料笔者没有查到,但是参照同样隶属于英美法系的香港的《公司条例》,私人有限公司与公众有限公司的最大区别大致体现于信息披露这一方面,一般而言,私人公司不必将帐目提交公司注册处,所以公司的财务状况较为保密。反之,公众公司要将周年帐目提交公司注册处,以便存档供公众查阅,在英国,非上市公众公司的证券发行,其核心内容是强调信息披露和提高市场效率,非上市公众公司证券发行和交易的发展趋势是,在强调披露的基础上加强政府监管。

此前,阿森纳属于部分上市的公共公司,在伦敦Nex股市的存在,要求上市公司每半年要公布一次财报,并且每年都需要召开股东大会,这样股东们有直面董事的机会。全盘的收购,作为公司最高权力机关的股东大会将名存实亡,阿森纳俱乐部的经营和财务状况,也会变得更加神秘,因为透明化的要求会降低。颜强老师举个例子能说明一切,曾经,阿森纳俱乐部要给克伦克的一家咨询公司支付300万英镑的“年度管理费”,在球迷的激烈抗议下,这笔付款被搁置。全盘收购后,克伦克如果想利用阿森纳进行各种关联交易,将现金从左口袋装到右口袋,无人能质疑无人可以制约。这一笔股权交易的完成,彻底改变阿森纳的股权结构,也改变了阿森纳俱乐部的公司法属性,阿森纳俱乐部将从公众公司变为私人公司,这对于克伦克而言,没有更多的信息披露义务,阿森纳的一切信息,包括财务信息,经营信息都将不再透明,使得阿森纳球迷再次为阿森纳的未来捏一把汗。

  • 收购方式

表面上,克伦克是体育大亨,资产多大80多亿美元,然而事实上,福布斯体育财经记者Mike Ozanian在仔细分析了克伦克的资产后,得出结论是克伦克虽然资产很庞大但是现金流很差劲。克伦克83亿美金资产大部分来自于阿森纳(英超)洛杉矶公羊 (NFL), 科罗拉多雪崩 (NHL) and 丹佛掘金 (NBA), 几座庄园 和地产集团THF Realty/The Kroenke Group (real estate),他本人现在总负债达到10亿美金,其中大部分都是因为他在加州Inglewood的投资,在那里他投了50亿美金用于洛杉矶公羊新球场的修建和相关地产开发。当年他收购阿森纳的时候,阿森纳的账上有2.5亿负债和2.08亿现金, 他并没有足够的现金去支付此次股权转让的对价,阿森纳将是他用以进行杠杆操作的良好资产。

杠杆收购又称融资并购、举债经营收购,是一种企业金融手段。指公司或个体利用收购目标的资产作为债务抵押,收购此公司的策略。杠杆收购的主体一般是专业的金融投资公司,投资公司收购目标企业的目的是以合适的价钱买下公司,通过经营使公司增值,并通过财务杠杆增加投资收益。通常投资公司只出小部分的钱,资金大部分来自银行抵押借款、机构借款和发行垃圾债券(高利率高风险债券),由被收购公司的资产和未来现金流量及收益作担保并用来还本付息。如果收购成功并取得预期效益,贷款者不能分享公司资产升值所带来的收益(除非有债转股协议)。在操作过程中可能要先安排过桥贷款(bridge loan)作为短期融资,然后通过举债(借债或借钱)完成收购。

据报道称,支付给乌斯马诺夫的5.5亿英镑,克伦克自己只拿出4500万英镑,同时他从德意志银行借贷5.57亿英镑,动用了超过十倍的资金杠杆,仅1%的手续费就将高达557万英镑。克伦克对外的声明,是他肯定不会将额外债务转嫁到俱乐部身上。他表示说,这笔大额借贷,已经有了相关资产抵押,但是抵押标的是什么相信大多数看客都心知肚明。克伦克动用了自己4500万英镑,就撬动5.55亿英镑支付乌斯马诺夫,又是资本市场常见的杠杆收购模式,然而在阿森纳完全退市的前提下,这笔收购股份的借贷资金,克伦克未来如何偿还,将会变成一个私企的私密财务话题。

  • 曼联模式与米兰模式

关于杠杆收购,目前足球圈乃至整个体育圈一直热议的就是曼联和AC米兰的收购,似乎能为阿森纳的未来发展走向提供一定的借鉴空间。

1.曼联模式

格雷泽家族当年收购曼联的大部分资金,来自于一级市场的各种拆借,最终都被转嫁变成曼联俱乐部的债务,但是凭借曼联超强的盈利能力,这些债务以及相关联的高昂利息,在过去13年逐步被偿还,格雷泽家族玩了一手典型的美国式举债收购金融游戏,得到了曼联完整的控制权。

从资本运营角度看,格雷泽家族收购曼联,是个职业体育资本运营的巨大成功案例,格雷泽家族在2005年以7.9亿英镑收购曼联,13年时间,巨额举债收购曼联,到目前为止,纸面上的利润已经超过20亿英镑,福布斯对曼联的估值为31.8亿英镑,截止到8月9日,曼联在纽约股市的股价为21.55美元每股,市值35.38亿美元,格雷泽家族在曼联上的成功升值,和移动互联网传播,对职业足球稀缺内容的价值推升直接相关,同时也和格雷泽家族对曼联品牌实现的全球商业化手段相关。到目前为止,曼联的赞助商数量之众广,绝对是全球之冠,所有的商业赞助和市场合作,都通过曼联在伦敦的一个庞大商业团队来运营管理,他们每天都飞往世界各地,和各种潜在赞助伙伴商谈合作,同时也有一个庞大的律师团队,来防止各种侵权行为。球衣及纪念品销售上,曼联70%以上的收入来自美国市场,这是一个奇特现象,也体现了美国体育消费市场的实力,而更为成功的是格雷泽家族成功让曼联在纽约上市,在纽约上市的文件中,包含了格雷泽家族的一条声明:“我们能让俱乐部球票价格稳定上升,并且让包厢售价远在普通球票涨价幅度之上⋯⋯

2.米兰模式

相比于曼联,AC米兰则远没有那么幸运,李勇鸿2017年夏天斥巨资收购了AC米兰,据推测采用的应该是杠杆收购模式,首先李勇鸿设立的中欧体育以及最后受让米兰股权的罗森内里公司就是SPV(Special Purpose Vehicle),然后SPV开始寻找外部融资,收购完成后,短期内出售部分非核心的资产,获得现金,偿还一部分短期债务,中长期而言,对公司业务进行重组,增强其现金能力,由于偿债的目标,对公司的重组往往是以现金目标为第一要务,而将企业长远发展能力置于其后,这也是部分业内人士以及球迷担心的,AC米兰球迷一开始的不信任也是源于此,李勇鸿的背景不算干净,之前曾经涉及多宗诉讼也被资本市场处罚过,而2016年6月3日,A股上市公司永大集团发布公告,称其旗下子公司永大创新拟与中欧体育合作,参与投资产业并购基金,产业基金规模不人民币45亿,永大创新负责自有资金出资不超过3亿,作劣后级有限伙人,后又传闻财团主力是其他潮汕商人,实际控制包括珠海中国富、匹凸等上市公司壳资源,是资本运作的老手,而又由于2015年和2016年的股灾,李勇鸿收购AC米兰的资金并不充裕,加上银监会的介入让李勇鸿的如意算盘落空,之前参与投资的国资背景海峡汇富产业投资基金撤资,加剧了李勇鸿巨大的资金漏洞,因此米兰球迷可能担心李勇鸿饮鸩止渴,但是足球领域内的投资与一般资本市场存在若干差异,收购完成后李勇鸿并未大量出售现有资产偿还债务,而是进行了远期投资,也就是目前米兰的大多数肱骨之臣的由来。

而事实上AC米兰巨额投入之后,17-18赛季前半段AC米兰的战绩并不出色,曾经被各路豪强轮番羞辱,到了11月下旬,红黑军团高层对于少帅蒙特拉的带队成绩非常不满,最终将其解雇,请回了米兰功勋球员加图索执教,随着新任主教练的到位,AC米兰的成绩呈现出了一定的回升态势,但球队的好状态并没有保持多久,米兰在联赛冲刺的最要紧时刻掉队,最终在意甲积分榜上只排在第6位,仅仅获得了18-19赛季欧联杯的参赛资格,而意大利杯决赛也因为实力差距被尤文图斯4:0横扫,屈居亚军。失去欧冠参赛资格直接让米兰损失了高额的赛事赞助分红以及潜在的各类收益,这对于本就债台高筑的米兰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而更意想不到的是,可能是由于监管离岸资金投资的严格限制,导致了部分投资方撤资或者李勇鸿筹集的自有投资资金无法成功转移至境外,也有可能是李勇鸿自身征信破产无法筹集募集更多资金,李勇鸿冒险选择了通过埃利奥特基金管理公司借款3亿欧元来履行合同义务,该笔债务需要在18个月之内分期偿还,借款利息高达7.75-11.5%,利息总额约为5500万欧元,而时间截止到了2018年的7月9日,由于没有偿还最后一笔3200万欧元的借款,只好拱手送出AC米兰的控制权给埃利奥特公司,而从目前米兰的运营情况来看,堕落还在继续,曙光仍然遥遥无期。

  • 产生的争议

1.阿森纳只是一个融资工具

克伦克作为一名美国商人,他经营的所有体育俱乐部都是一个特点,不好不坏,但是财务报表很好看,不负债不激进,背后的原因有二:

第一,阿森纳的价值非常诱人,作为一项股权投资本身是赚钱的,特别是足球俱乐部的商业模式,阿森纳球迷的忠诚,成绩的相对稳定,这些都对阿森纳增值提供了巨大的依据。

第二,克伦克目前其实将阿森纳当做是他最大一块优质资产,是他最好的抵押品,有阿森纳这个固定资产和无形资产都如此庞大和稳定的抵押品,克伦克可以轻松从银行获得低成本的债权融资,买地卖地易如反掌,所以,阿森纳这5年实际上是克伦克的“融资渠道”,为什么每年报表都是微利或者微亏,原因也应该是克伦克需要阿森纳在银行看来是稳定的“商业存在”。

只要克伦克在,这个道理就不会改变,所以温格走还是埃梅里来,其实也没多大差别,只有克伦克彻底离开阿森纳才有可能改变一些什么。

    

2.Who cares supporter?

本次股权转让完成后,阿森纳传奇名宿伊恩-赖特通过《太阳报》专栏发长文痛斥克伦克单独掌权。从三个方面论述了克伦克对阿森纳的不作为。

其一,克伦克不是阿森纳球迷。在赖特看来,如果你真爱阿森纳,就该为球队贡献,但是这么多年来,发现他根本就没有倾尽全力,他只想从阿森纳身上索取,做对自己有利的事情,而不考虑阿森纳。这是令全体阿森纳球迷最担忧的地方。

其二,对温格的态度。在赖特的印象中,克伦克从不发声,当温格面临最困难的时期,他却躲在了一边,即便是温格离任的时候,克伦克也没任何表示;现在面临的情况是,加齐迪斯已经基本确定前往米兰任职,阿森纳将群龙无首,现在球迷都期待着埃梅里会带阿森纳走出光明,可是他还不能完全能叫出阿森纳人员的每一个名字,因此他承担的太多了。

其三,阿森纳缺乏进取心。赖特认为,球迷在克伦克身上看不到阿森纳的未来,你可以说花6000万英镑买了奥巴梅杨,还有拉卡泽特,但是当出现博格巴这号人物时,我会确定那没有阿森纳什么事。克伦克没有钱么?他有65亿英镑的资产,他的老婆还是沃尔玛的继承人,也接近40亿英镑的财富,但这与阿森纳有关系么?和伊恩-赖特持相同意见的还有前门将大卫-希曼,以及《每日邮报》记者詹姆斯-康妮,都表示不看好克伦克单独控股阿森纳。

而此前关于克伦克强制收购散户的股权,阿森纳最大的球迷组织AST也进行了正式的抗议,收购完成乌斯马诺夫和部分小股东的股权后,克伦克现在拥有97.14%的股份,其余股份由400-500左右的私人股东所拥有,当初,他们都在考虑是快速出售还是抵抗克伦克的购买要约,毕竟很多股东持有阿森纳股权已经一百年,融入到他们的血液里,对于该部分小股东来说,阿森纳股权证就是一个荣誉勋章,这种情感无关金钱利益,就是一种骨子里的纯粹。但是事实上,这是一次螳臂当车的行动而已,由于控股比例差距过于悬殊,不管是基于公司减资回购还是克伦克直接购买反对股东的股份,克伦克无论如何都会完成他的收购,所以拒绝他的要约或提出法律质疑等任何行动,实际上只会是一种象征性的抵抗。然而,AST认为他们有可能推迟收购的进程,而血淋林的事实证明,球迷的情感在庞大的资本市场面前真的是不值一提的。

    美国资本收购英超俱乐部,动机永远是利益,也只有利益。美国资本的大肆涌入,他们的投资必定是为利益而来,这是资本的本能,这是让球迷怀疑乃至痛苦的动机,这是资本和足球传统文化最根本的冲突。对斯坦·克伦克来说,足球就是生意,一如他手中的NFL、NBA、NHL等球队。球迷如何想,和他无关,更何况散户手中的股权早已被他扫荡一空,他无需接受质询更无须公布财报,这一次全盘收购的结果,可能会让阿森纳变成完全的克伦克家族资产游戏项目,为这个俱乐部倾注了无限情感和时间的球迷,只是悲喜被人操控的看客、甚至情感被人变为盈利工具的顾客。

而事实也是胜于雄辩的,尽管阿森纳最近伤兵满营,成绩大幅度下滑,但是阿森纳主教练埃梅里对媒体公开承认,这个冬窗,他没有得到俱乐部的资金支持,所以无法买下任何球员,可能会以租借形式为球队补强阵容。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和上任主教练温格一样,现在,埃梅里也面临引援资金的问题。

温格是阿森纳的教父,执教枪手22载,给枪手带来无数荣誉,在摊上这样的俱乐部高层的情况下,能取得如此成绩,球迷真的不忍指责他。在资金支持如此有限的情况下,温格治下的阿森纳年年都能完成争四目标,实属不易。

    本赛季,埃梅里治下的阿森纳在开局阶段一度十分顺利,甚至豪取十连胜,二十二场不败,但随着赛程的深入,阿森纳阵容深度不够的弊端开始暴露出来,紧接着就是一波连续不胜。期间,甚至以1:5的比分惨败利物浦。目前,阿森纳位居英超积分榜第5,已远远落后榜首的利物浦13分,落后第4的切尔西3分。而位居第6的曼联,在换帅之后气势如虹,大有进军前四的趋势。倘若埃梅里在未来依然无法获得足够的资金支持,那他重蹈温格的覆辙就是大概率事件。

3.克伦克的一系列所谓改革措施

在更早之前,克伦克已经在公司治理层面撤换前朝管理人员,改组管理层,在股东会董事会层面加强控制,内部权力架构彻底改朝换代,担任了10年CEO的加齐迪斯已经远走米兰城,而温格此前不仅仅是阿森纳的主教练,其实质是温格过往22年不仅仅是阿森纳的主教练,而是在俱乐部拥有绝对掌控权和话语权的“Manager”,过往22年不仅掌管着阿森纳的引援卖人权力,各级别梯队乃至一些细致入微的小事都有过问的权力,然而以蒙奇为代表的体育总监近几年在多家俱乐部取得斐然成绩,一直在宣告着欧洲顶级俱乐部更科学、更高效的经营管理模式已经走向成熟——而这在欧洲乃至世界足坛也是大势所趋,执掌球队22年的教父级人物退出,阿森纳从上至下终于迎来了一次22年难得的权力架构改革,克伦克改组了核心管理层,CEO掌控全局,体育总监米斯林塔特统领球队球探系统,而足球关系主管桑列伊负责新球员的合同谈判和球员续约事宜,而加齐迪斯离开,阿森纳的统领权力落到了两个加齐迪斯选中的人手中,足球关系主管萨涅伊被任命为足球主管,首席商务官文卡特山则成为总经理,这两个人分享了加齐迪斯此前在阿森纳的权力,阿森纳新帅埃梅里及俱乐部的引援主管米斯林塔特未来会将球队的相关状况向萨涅伊汇报,这也是俱乐部新管理层结构的一部分。

而在球员方面,克伦克似乎只有一个目的,清洗温格时期的旧臣,作为阿森纳现在阵中球员中资历最老的拉姆塞,本已谈好的续约条件却被高层出尔反尔撤回,谈判已破裂,这次合同续约闹剧再次看出来球迷的感情甚至球员的感情在资本面前是如此不堪一击,拉姆塞赛季结束后离开阿森纳已经基本板上钉钉,再结合最近厄齐尔接二连三无法出场的情况,尽管球迷和媒体都认为这是埃梅里的责任,但是深层次考虑,目前周薪高达35万镑的厄齐尔似乎也是克伦克的清理对象,而更早之前阿森纳队长科斯切尔尼也已经公开表示合同到期后应该也会离开阿森纳,也许,在克伦克看来,不止是温格离开,难道温格时期的所有球员都要离开才配得上他的所谓的“新时代”大幕拉开吗?

最后,这句话,我是以一位二十年阿森纳普通球迷的身份说的:克伦克,FUCK OFF! Get out of MY club!

广东晟典律师事务所

SD & Partners

深圳市福田区深南大道1006号深圳国际创新中心A座17楼

No.1006,17th,Shenzhen International Innovation Center, Block A ,Shennan Road,Futian District,Shenz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