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语言
有声读物丨母亲
发布时间:2019-08-05
 

20:00

每 I 晚 I 八 I 点 I 与 I 您

相 I 约 I 家 I 在 I 黄 I 岛 


点击上方 绿标 收听音频 



     按照农村的习俗,马上就是母亲五七坟的日子。突如其来的变故就像一场噩梦,真希望自己从梦中醒来。


   母亲今年七十岁了,因为突发脑溢血入院,身为医生的妹妹、妹夫连夜从北京赶回来,我们多么希望有奇迹发生,跟医生会诊几次的结果终究不尽如人意,母亲还是在睡梦中走了,从发病到离去仅仅一天。


       母亲去世的第二天,一场大雪让整个村子银装素裹,站在银白的世界里,我深感生命的脆弱和无常。母亲的一生就像这片雪,洁白无瑕。母亲生前的一幕幕再次浮现在我的眼前。



母亲

母亲




  母亲勤俭持家、乐观开朗。八几年的时候,我和弟弟妹妹都还很小,父亲一个人的劳动力供我们兄妹三人读书,母亲在家种地、养鸡、养鸭,生活虽然过得捉襟见肘,但是母亲总是笑颜以待,从来没有抱怨。母亲比父亲大四岁,父亲自幼没有父母也没有上过学,母亲小学毕业。闲暇的时候,母亲便会教父亲识字、教他写自己的名字,还会教他唱《三项纪律八项注意》、《社会主义好》等很多老歌。母亲爱看新闻,爱看《今日说法》,十几年如一日,每当屏幕里出现不认识的字,母亲就会拿笔记本记下来,我一回家就会问我怎么读。母亲还会把看过的故事一一讲给父亲听,父亲是幽默的大老粗,经常逗得母亲开怀大笑。偶尔闹个小别扭,父亲都是嘴上说说,私下还是按照母亲说的去做。


       相濡以沫几十载,父亲信赖母亲,凡事都会争取母亲的意见。母亲离世,最难过的是父亲。父亲表面上很坚强,我一个人陪父亲的时候,他大哭了一场。我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我没有安慰他,这个时候任何安慰都苍白无力。



 

       母亲虽然常年腰腿不好,但是从来不闲着,门前的小菜园种了杏树、柿树、核桃和无花果,树下是韭菜、大蒜和小葱,还有一棵大月季。因为月季长了很多刺,父亲几次要拔掉,都被母亲阻止了。每年花开的时候,母亲总是约我赏花,只要我说真好看,母亲就会幸福得像个小女孩,赶忙拿出剪刀剪几支给我,还帮我插在早已准备好的矿泉水瓶里,并嘱咐我勤换水。


       前些天,母亲还让我跟她一起去杨树林划拉了两大筐杨树叶,说要给大蒜盖上好过冬。母亲还开玩笑说:“你这个车给我拉树叶子,有点委屈了。”我说:“车为我服务,我为您服务,您这是最高指示,不委屈。”母亲笑着说:“真事?那关键还是得感谢女婿。”这一幕幕现在还浮现在眼前。




       因为父母年龄的关系,我们都劝他们别种地了,她却说:“毛主席说了,浪费可耻,那地闲着就是浪费,不中!”父亲最听母亲的话,没有办法,种地的时候,都是母亲坐在炕上指点江山,我、弟弟、父亲齐上阵。印象中,母亲有忙不完的事情,偶尔有点空就会给流浪猫准备吃的,下雨的时候给它们搭个棚子,天热的时候给它们遮一下阳。母亲就是这样热心,热爱生活。


  母亲常跟我和妹妹说:“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结了婚婆家才是自己的家,要孝敬公婆,一心经营自己的家,重要的节日要陪着公婆过,回娘家的时候必须要开开心心地回来,到了娘家只能说婆家的好,如果在婆家有不称心的事一律不准回家。”这些看似绝情,也正体现出母爱的伟大之处。


        母爱是无私的、包容的、竭尽全力的。四十几年来母亲对我的爱和教导将使我终身受用。


  马上就是五七坟了,虽然不愿意接受这个现实,但我知道,自己需要打起精神,好好生活,因为天堂的母亲一定想看到我幸福快乐的样子。在我的内心深处有一个位置永远属于母亲,母亲永远活在我心中。




文/张海燕

简介:家在黄岛的忠实读者。毕业于职业中专94级韩语班,现在做外贸。


主播/田岩

简介:上泉朗诵社会员。黄岛六汪镇工作,性格内向,不善言谈 偶作小文,自娱自乐。


每 I 晚 I 八 I 点 I 与 I 您

相 I 约 I 家 I 在 I 黄 I 岛 








本期参与编辑



主编:静   秋

排版:宋荣芳

校稿:吴雅梦

复审:宋荣芳

发布:宋荣芳




“家在黄岛”主编



 文学爱好者

请戳一戳

家在黄岛文化与生活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投稿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