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语言
能源安全不是反对俄罗斯天然气管道的好借口
发布时间:2019-09-05
 

能源安全不是反对俄罗斯天然气管道的好借口

美国反对俄罗斯向德国铺设天然气管道的原因是,德国出于对能源安全的担忧,将会向俄罗斯做出政治让步。正如美国驻欧盟大使戈登•桑德兰最近在英国《金融时报》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所言,“如果欧洲允许俄罗斯进入欧洲大陆的心脏地带新建天然气管道,欧洲会发现自己引进了特洛伊木马。”

能源安全不是反对俄罗斯天然气管道的好借口

这似乎与前几年大不相同,尽管德国一半的天然气供应来自俄罗斯,但其已对俄罗斯实施经济制裁。这凸显出政策制定者对能源行业和能源安全知之甚少。

以安全为名的政治罪行不少。18世纪对切罗基人的驱逐,第二次世界大战对日本人及其他人的关押,以及20世纪50年代的麦卡锡主义者听证会,都只是其中一小部分例子。

以安全为名的经济罪行也层出不穷。美国政府有时出于能源安全的考虑而青睐国内石油和乙醇生产商;英国政府购买了盎格鲁-波斯石油公司(如今的英国石油公司)的控股权,以确保其舰队的石油供应,而不希望依赖于美国人。事实证明,当德国潜艇难以将石油运往英国时,英国却又转而依赖那些不值得信赖的美国人以获取石油。

能源安全不是反对俄罗斯天然气管道的好借口

19世纪,对资源获取渠道的忧惧普遍存在,特别是由于世界上的许多大宗商品生产国受欧洲帝国主义控制,而且往往高度集中。另一方面,在现代世界,尤其是二战后,没有任何明显的例子表明一种物质可以在缺乏军事力量的情况下成功禁运。

现代禁运情况较少,影响也较小。例如,2010年,中国几乎是稀土的唯一供应国,当中国决定降低稀土出口配额时,事实证明人们对于高科技产品会造成大规模破坏的担忧是毫无根据的。正如蒂姆•沃斯托尔(Tim Worstall)曾指出,新产品取代了原有供应,尽管芯片制造商感到不便,但消费者几乎没有受到影响。

这表明,资源的政治利用也是一把双刃剑。为了实现不相关的政治目标而中断供应可能会适得其反,让消费者寻找替代品,让其他生产商得以进入市场。自2006年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首次削减对乌克兰的天然气供应以来,其对整个欧洲的天然气销售减少了2万亿立方英尺,尽管因果关系难以说清。

能源安全不是反对俄罗斯天然气管道的好借口

而且,“破坏”远比仅仅损失天然气的数量复杂得多。欧洲的天然气供应系统包涵盖众多供应源、大量的天然气储存和互连线,因此大部分供应损失都是在公众甚至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处理的。国际能源署每年发布的《天然气安全评估》,从需求和供应两方面对问题进行了出色的阐释。最新评论:“2017年12月12日,欧洲石油和天然气基础设施遭受了一系列影响燃料生产和运输设施的技术故障。行业利益相关者(供应商和系统运营商)之间的协调、下游市场对价格飙升的需求反应以及紧急政策措施的结合,使得在重大技术问题存在的前提下,任何物质短缺都得以避免。”

可以说,俄罗斯的收入需求意味着,欧洲对其天然气的购买量对俄罗斯本国影响更大。毕竟,欧洲有许多其他天然气来源及替代品,但俄罗斯几乎没有其他天然气市场。而且考虑到用于管道建设的资金,疏远欧洲客户的财务损失令人生畏。

能源安全不是反对俄罗斯天然气管道的好借口

能源脆弱性是问题之一,但它更像是核能。正如福岛核事故那样,对辐射的恐惧通常比辐射本身更具破坏性。同样,政客们愿意采取措施摆脱对能源依赖的担忧,通常会造成比实际脆弱性更大的损害。当然,如果乌克兰这样的小国能够在依赖俄罗斯天然气的情况下抵御住俄罗斯的影响,那么德国肯定不会面临严重危险。

翻译:张琳曼

审校:商祥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