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语言
中医与西医,是飞鸟与鱼的关系
发布时间:2019-06-12
 

足球,篮球,都是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体育运动。

我是偏爱看篮球的。我觉得篮球比赛中最好看的,是攻防转换,快速反击。要想打出漂亮的反击,对运动员的水平要求极高。

防守时,漂在外线的球员判断到队友将要得到球权,立即提前启动,向前场插,拿到球的队员迅速出球,一个coast to coast的长传,直接把球送到对方篮下,前插的队员正好赶到,接球直接上篮得分。

我说的这种配合,就是下面的动图所示的意思,这是威震江湖的詹韦连线。由于公号对上传动图有大小限制,只能放这个不大清楚的,大家看看意思就行了。

当篮球场上打出这种配合,看球的足球迷可能会说:卧槽卧槽,越位了越位了!

越位,是足球规则里面的术语——在进攻方球员出脚传球的瞬间,在对方半场,接球球员如果比对方的最后一名防守球员(不含守门员)更靠近球门,即构成越位。越位就要吹停比赛,交换球权,进球了,也是无效的。

如果以此为准,篮球场上的“越位”进球就太多了,快攻反击基本上都是“越位”。不过,篮球规则里没有越位这一说。

每项运动有每项运动的规律,有各自的规则,不能搞混了。

如果有人非要脑子不清楚,拿足球规则要求篮球,让足球裁判上场吹篮球比赛,那还不只是有越位的问题,每个场上队员都故意手球,应该红牌罚下。要不了多大一会儿,场上的人就罚光了。

同理,拿篮球规则吹判足球,那么满场都是回线球,都是24秒违例,比赛根本没法进行。

足球是足球,篮球是篮球,各有魅力。没有人会混蛋到非要把这两个运动搅和到一起,看篮球的时候喊越位的人,都是在开玩笑,为看球创造点乐子。

齐豫有一首著名的歌曲,《飞鸟与鱼》,“你是一只可以四处栖息的鸟,我是一尾早已没了体温的鱼”,所以只能是有缘没份,搞不到一起。

鸟是鸟,鸟有羽毛、有翅膀,翱翔天空;鱼是鱼,鱼有鳞片、有腮,遨游水底。拿鱼的标准来衡量鸟,鸟哪里都不对;拿鸟的标准来衡量鱼,鱼也哪里都不对。

然而,鸟还是鸟,鸟有鸟的作用,鱼还是鱼,鱼有鱼的价值。

以鱼不会飞为由来否定鱼,以鸟不会游泳(凫水不算)为由来否定鸟,那也是脑子有病。

本文使用比兴手法,谈完足球和篮球,飞鸟和鱼,该进入正题,谈谈中医和西医了。

中医、西医都是医术,都以治病为目的。但从根本上讲,它们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东西,其区别恰如飞鸟与鱼。

中医、西医在对人体的认识天差地别。中医的理论基础是中国古典哲学,它把人体视为一个整体、一个系统,系统的平衡就是健康状态,生病是因为系统失衡所致。所以,治病的本质,就是要让人体这个系统恢复平衡。

此外,人体这个系统是互相联系着的,病症表现在某个部位,不一定是这个部位出了问题,而可能是其他部位出了问题。

西医的理论基础(之一)是解剖学,其对人体的认识大体上处于屠夫的水平,把人看做是一堆器官的机械组合。看看现代医院的科室设置就知道,那基本上是照着把人大卸八块的方向去的。

因为有此认识,所以西医看病是盯着得病的部位看,头痛医头,脚痛医脚,顾头不顾腚。直到在癌症的逼迫下,才终于明白病是会转移的,但它采取的化疗办法,简直就是战争中的反人类的无差别轰炸,不但野蛮,而且愚蠢。

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一向是个贬义的说法,讽刺一个人没有大局意识,没有系统性思维,不懂得辩证地看问题。可是,西医至今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对人体的根本性认识不同,决定了中医和西医在治疗方法的根本不同,各自构成一个自成体系的认识论和方法论。

相应地,中医和西医也有各自的评判标准。什么是好的中医治疗方案,应该在中医的范围内来评价;什么是好的西医治疗方案,应该在西医的范围内来评价。这就如同,篮球足球各有规则,互不干扰。

相互独立的东西,就一定无法融合,注定为敌吗?不是啊,喜欢足球的人,照样可以喜欢篮球;喜欢遛鸟的,照样可以喜欢吃鱼。这对正常人类而言,是再自然不过的了。

可是有些生物就不行,就做不到这一点,它们支持一个事物,必定要反对另外一个,而且气势汹汹,不搞死不罢休。这种生物就是西医粉,科学邪教徒。【参见《神权时代早就结束了,但有些人好像没接到通知》】

中医、西医各有所长,互有优劣,本完全可以共存、互补。

干中医的人,可能会对西医有批评,但并没有敌视,没听过有哪位中医坚决反对“中西医结合”的。认同中医的人,也基本上没有彻底的西医黑。

我其实也不是西医黑,我只是说西医在治疗癌症方面是愚蠢的。高考前我得了阑尾炎,就到医院做了个小手术,那当然是西医的范畴。

一见到你谈西医的局限,就说“你有本事一辈子别看西医”的那种人,必定是脑残西医粉,科学邪教徒。正常人没有那样想问题的。

邪门的是:西医粉非要当中医黑,他们支持西医,就一定要反对中医,对中医欲除之而后快。

西医粉认为西医是科学的。科学是一套方法,用那套方法搞出来的知识,就是科学,不用那套方法搞出来的知识,就不是科学。这么看,中医的确不科学。

可是,不科学的事情多了。西医粉那么蠢,科学邪教徒那么邪,这就不科学啊,难道他们的脑子是被门夹过,才变成这样的吗?

学过几天理工科,了解一点科学知识,就搞科学邪教,以科学为名开设“宗教裁判所”,这太不科学了(太不符合科学精神了)。

作为科学邪教徒的西医粉,首要的毛病是傻逼。他们的毛病,就好比一个喜欢足球的人,拼了命地黑篮球,想把篮球给废除了。这怎么可以呢?这怎么可能呢?

对这路货,正确的回应是:比出中指,微笑地对它们说,去你妈的。

作为科学神棍的西医粉,次要的毛病是混蛋。它们心里也知道,根除中医是做不到的,便鼓噪用它们的科学的标准来评价中医药,什么双盲实验之类的,给你添堵。这就好比,非要拿足球规则去吹判篮球比赛,让你比不成。

对这路货,正确的回应还是:比出中指,微笑地对它们说,去你妈的。

对于搞中医的人而言,你们也要搞清楚,中医和西医好比飞鸟与鱼。人家说你们中医不科学,说的是对的。

各位从事中医的朋友,你们要有自信,千万不要跟人争辩中医是科学,一争辩,你就输了,“伪科学”的指控就坐实了。

医学的合法性基础是疗效,不是科学不科学。再有科学神棍对你们说“中医不科学”的时候,你们应该微笑着回答:是的,我们不科学,您科学,您全家都科学,但是,去你妈的!


您可能还喜欢:

神权时代早就结束了,但有些人好像没接到通知

重申科学的边界

科学不是用来相信的,也不是能够反对的

没有医德的“烧伤宝”理应被逐出医生队伍

有些王八蛋医生,只配去开滴滴——在医疗自媒体联盟大会分论坛上的发言



我在这土地上长大、生活、行走,与她骨肉相连。有一天还会归于她。就这样,我要在她的怀里一路行走,一路歌唱,没有青春,没有衰老。

我的生命上连高天,下接厚土,于行走中,便获得了永生。

行走与歌唱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李北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