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周公解梦
华为员工辞职到非洲创业,创建非洲第二大电商平台
发布时间:2019-07-24
 

本期故事主人公是曾经华为的员工,杨涛,Kilimall创始人。

表面上看,非洲的经济发展较为落后,各种基础设施不健全,但事实上,由于跳过了PC时代,非洲的移动支付却十分发达,自建物流体系也能弥补当地配送效率低、花费高的弊端。再加上非洲中产阶级不断增多,普通民众日用品消耗巨大,也为电商购物平台的发展提供了市场契机。

中国企业在非洲做电商的运营情况如何?于2014年7月上线的Kilimall目前日单量在700单左右,月销售额近1000万元人民币,约有1000家商户入驻。这个数字与国内电商不能比,但其在运营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已成为了非洲第二大电商平台。

//

初到非洲

//

杨涛清楚地记得这个日子:2012年12月8日。这是他来到肯尼亚的第一天。

在华为公司总部任职两年之后,满心期待着一场多重意义上的“远征”。此刻,他终于如愿。走出机场,一张张巧克力色面孔绽放甜蜜微笑,英语和俏皮的斯瓦希里单词在耳畔错杂交响。

他的“远征”就此开始。两年之后,他的华为员工身份变为电商平台“Kilimall”的创始人。

//

创建平台

//

在非洲的三年,杨涛个人对非洲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之前人们对非洲的印象可能就是沙漠、动物世界、贫穷、饥饿和战争。但到了非洲之后,杨涛发现这里有非常现代化的城市,也有很多追求时尚的人。广大的中产阶级也在蓬勃兴起,他们对生活品质的要求也越来越高。

然而,除了手机话费、当地物产及房价,其余所有都贵得令人心惊。当地工业基础薄弱,居民们不得不消受进口商品,中间又有商团垄断取利。而非洲市场上的畅销品,绝大多数是中国制造。

“身为中国人,好像有能力做点什么?”杨涛心里想着。

2014年春天,杨涛成为了电商平台的卖家,杨涛的网店梦想只维持了三个月就破灭了,原因是他在电商公司的库存时而“遭窃”,时而“被抢”,账目永远都算不清。

但杨涛并没有因此放弃,他决定自己创建一个电商平台。于是他拨通了表弟的电话,十多天后,表弟抵达非洲,成为Kilimall电商公司的正式员工。

//

电商之路并不容易

//

在非洲创业的门槛很低,尤其是做电商。有许多开源的网站模版可以套用。

但是真正让电商运作起来却很困难,尤其是在非洲。同城物流通常需要3到7天,由于买卖双方的互信度差,当地电商多采用货到付款,带来的最大风险是快递员卷款跑路。

相比之下,更为棘手的问题是,肯尼亚人已经习惯了商家的不靠谱和买东西时的无力感。在家点点鼠标,就有人把正确的商品送过来,价格还这么合算,在他们看来,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好事?

开张一个多月后,kilimall收获了自己的第一单。下单的是一名曾在中国路桥公司工作的印度人,购买了一只蒂芙尼蓝色的防水小音箱。创始人杨涛和团队亲自上门配送,买家欣喜万分感叹道“真的送过来了,还是我选择的蓝色”。

如今Kilimall在运营两年多的时间里,平台产品也已经覆盖了全品类。目前已在非洲三个国家设有办公室,成为东非第一电商平台。2016年12月份,由于在肯尼亚和乌干达等市场中取得的成功,其推出了尼日利亚站。

//

自建物流体系

//

从非洲本土货源到跨境中国货源,Kilimall上的卖家越来越多,但非洲市场能否消化这些产品?事实上,非洲中产阶级正逐步扩大,消费能力增强,普通民众也越来越接受互联网购物的形式,市场需求较大,然而支付、物流等基础设施并不完善。

因此,Kilimall采取了自营物流加第三方的形式建构配送体系。自建物流看似投入大、模式重,但以Kilimall主要布局点肯尼亚为例,网购用户主要集中在肯尼亚的四五个核心城市,其他边缘城市或乡镇地带则暂无网购需求。只要把这四五个城市的同城物流做好,就能提升用户体验,建构竞争壁垒。

Kilimall自营的同城物流,在每个城市都自建由非洲当地人组成的物流团队,处于干线的城际配送则由第三方物流大巴承接。城际大巴每天都有几班发车,将货品运到指定地点,直接发往对应城市。贺周明表示,现在非洲民众可以看到并购买eBay、亚马逊上的产品,但卖家无法触达非洲当地的邮政配送系统和私营物流服务商,更难以做到深入本土自建物流,平台方短期内也束手无策。所以自建物流体系是Kilimall很重要的一步棋。

//

打造品牌高度

//

非洲是一个有趣的市场。据杨涛描述,他曾参加过一次非洲大会,会上很多非洲人表示很委屈,说“不要给我卖便宜货,我们出得起钱”。

曾有专门的研究调查非洲人的购物习惯。研究表明,当非洲的消费者对商品质量非常注重,而质量对他们来说,往往就是对品牌的认同,所以非洲人民在购物的时候很重视品牌。

也正是如此,杨涛给予Kilimall的定位是非洲本土电商加非洲进口电商。他认为,如果只是定位于中国出口电商,将中国商品卖到非洲去,则很难打造Kilimall的品牌。

不能否认,经过几年的发展,Kilimall在肯尼亚、乌干达和尼日利亚确实有了一定的品牌高度,很多知名的手机厂商都已经入驻了该平台,比如iPhone、三星以及非洲最受欢迎的手机品牌TENNO等。另外,

国际移动设备公司Cubot正式在肯尼亚推出旗舰店。为了纪念设计了手机背壳的肯尼亚艺术家,CubotNote S在肯尼亚全球首发,指定Kilimall作为肯尼亚及东非地区的独家经销商。

//

助国人掘金非洲

//

目前,Kilimall 员工近200人,非洲员工占比约50%,有数十名中国员工常驻非洲工作,打造了一支跨语言、跨时区、跨洲高效协同的多文化融合国际团队。

杨涛认为,非洲作为世界电商最后的战场,吸引了越来越多的目光。不少中国企业在非洲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但并不是所有企业都有勇气、有渠道能够打开非洲市场的大门。“进入非洲门槛相对较高,包括线下渠道开发、人员派遣、品牌建设、物流清关、支付、当地政府关系处理等难度非常大。”而Kilimall则恰巧具备这样的优势,能为企业和商家提供从平台到仓储的全流程服务。

在过去四年,Kilimall打造了以非洲为中心的电商交易市场、支付和仓储物流等全套电商基础设施,满足买卖双方的交易需求。目前为数百万非洲用户带来了超过百万的高性价比商品,其中80%的商品是在本地买不到的商品,已帮助近万中国卖家足不出户,掘金非洲。

来源:打听非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