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周公解梦
人到中年,更要去学习尝试
发布时间:2019-08-10
 

(图片来源于网络)

 

我和高女士投缘,有几个原因:第一,是因为她对女儿的教育观念与我非常相似;第二,我和她都是乐于尝试的人,虽然尝试的领域各不相同。

 

虽然年轻就是资本,年轻也是敢于尝试的最佳时期,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年轻的时候如果一看到有安稳的机会时,更多的人都会选择安稳,只有生活有重大变故或者觉得安稳腻了,才会想着去尝试改变。

 

在年轻的时候,其实敢于尝试的人并不多,绝大多数人的尝试是被迫的,因为生活,因为能力。

 

我年轻的时候,不是一个敢于尝试的人,甚至在二十岁的时候母亲让我去学美容,我竟然对她说:“我现在已经二十岁了,学这个太晚了。”这样的混帐话如果放到现在,我绝对要给自己几个耳光,但母亲当时什么也没有说,她只是叹气。

 

我年轻的时候做过很多工作,但每一份都长不了,绝大多数时候都是因为自己的能力不够,所以换来换去,难以稳定。直到结婚之后,才算安稳了几年。

 

然而,这样的安稳却是生命中最大的不安全的隐患,但那个时候我不知道。等那个决定离开的日子到来了,我才明白自己选择是何等的错误。

 

所以,这十年里,我不断地去尝试,也不断地收获着失败的结果。很多人害怕失败,现在我却认为失败就是帮助我不断地修正通往未来的最佳助力。

 

高女士的年轻时也一样,用小冯姑娘的话来说,她被丈夫宠得连饭都不会做。但是变故降临时,她就变了。为了生活,为了孩子,为了自己,她开始去尝试。因为她的生意是吃食,所以她不断地去学习,去尝试,生生从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小女人折腾成一个为了研究吃住而长胖的女人。这样的尝试的结果就是她的生意越来越好,然后她又开始转身其他的经营,比如茶店,比如被我们戏称为特殊房地产生意的骨灰盒店。

 

高女士对女儿的教育,也是在不断在做着尝试。她对女儿这样要求:我对你放松,但我绝对不放纵你;你可以不断出错,但是必须要知错能改;你可以选择又放弃,但原则问题上我绝对不会让步;你的成绩不是第一甚至第二重要问题,如何解决问题才是第一重要能力。

 

也是因为这样的观点,所以我和高女士才相识相知,认识之后,常常闲聊时才发现,原来我们还会去尝试自己感兴趣的东西。

 

高女士会去抖音玩,但她是去看别人如何做菜,从中找到自己喜欢的某一个菜式然后不断地去研究去吃。以至于每次我回家见到她,总是嘲笑她:“明明住在环西路边,体重却没有怎么改变。”她好生无奈地对我说:“没时间啊,而且总是在吃。”

 

为了卤食店和快餐店的生意,为了给顾客提供最好的口味,她必须先吃啊,能不胖吗?

 

我与高女士都有理想,但更明白理想必须建立在不断的实践之上,认清现实,适应现实,才能开出真正的理想之花。

 

高女士的不断尝试,让她的事业越来越好;我就比较差了,我的尝试,全是为了如何更好地利用时间,在物质收益上完败于高女士。所以,每次回家,我都要去她那里蹭点泡酒喝上一两杯,以平衡下有些失重的心。

 

这些年来,我除了对时间的应用尝试略有些心得外,还对跑步、美容、阅读有了属于自己的心得。很多东西在外人看来有些不好操作,但在我这里,只要能获得好处,我都一一去尝试,好的我留了下来,不好的我就一一抛弃。

 

就像爱迪生解释他找灯丝的过程所说的那样:“我不认为我失败了一千多次,我认为我找到了一千多种不适合做灯丝的材料。”

 

在跑步方面,我至少知道三种如何在家跑的方法,适合于各种人群,只要愿意去做,就几乎没有什么不可能的;比如在护肤方面,我尝试过二十多种护肤品的自制,直到最终选定一种适合东西一直用了五六年,让我的皮肤没有皱纹;比如在护发上面,我尝试过四五种以上自制的方法,直到找到防止脱发并且让头发柔顺的东西。对于阅读,想法就更多了,尝试的方法也就更多了,无法一一列举。

 

所有我尝试的,我都找到了适合我的方式,但在这篇里就不一一讲述了。最后,我在这里埋一个彩蛋,有缘者收之。

 

关于护发。很多人头痛于每天头发要掉很多。我尝试过白醋、橄榄油、淘水米、酵素等多种自制护发材料,现在目前效果最好的是使用酵素洗头。

 

方法为:用自己喜欢的洗发水把头发清洗干净后,再倒半盆清水,把100ml左右的酵素倒入清水中,把头发浸泡在这种混合液里,连着头皮一起泡上五到八分钟,然后把头发擦干吹到半干。一个月之后,梳头所掉的头发根数明显减少。

 

当然,这个方法也许并不是人人适用,但是如果去尝试下,就会发现效果比什么昂贵的洗发水要好得多。

 

自制酵素的方法,就自己百度下吧,不要懒。

 


相关阅读